30 Dec 2003


悼梅艷芳

新城點正娛樂 : 巨星殞落 梅艷芳病逝 
一代樂壇巨星梅艷芳,因子宮頸癌癌細胞擴散到肺部,引至肺功能失調,今日
30號凌晨兩點五十分病逝於養和醫院,享年40歲,梅艷芳臨終之前有不少圈中好友紛紛到醫院探望,一班好友劉德華、劉嘉玲、成龍、曾志偉、阿倫等一直陪住阿梅,他們希望陪到阿梅最後一刻,可惜阿梅最終敵不過癌症魔掌,阿梅已經離開了我們,去到另一個極樂世界,當阿梅去世之後,一班演藝界好朋友,隨即成立治喪委員會,並在四時十分由代表之一劉培基宣佈阿梅的死訊,接著其他好友亦相繼對阿梅作出最後的致敬。 


不願遺棄 也不想忘記... 無數個黃昏, 疲倦地拖著不掉的依稀... 這個無眠的晚上, 來如潮湧的惆悵... 寂寞的樂章 衝破夜空的回響... 才那麼一瞬間的嘹亮. 然後破曉的光雖然微弱, 卻彿進了我的心窗... 依然是那麼不堪一擊的脆弱.
我說 生命是一頁頁填不滿的空白, 一卷卷黑白菲林的定格.
我問 今天你用怎樣的勇氣去演繹自己的角色 ? 明天你懷怎樣的心情去編寫故事的結局
?
破曉

/ Dick Lee 

詞 周禮茂
遺棄的聲音又響起了
遺棄的感覺偏剩下多少
不聽
, 不觸摸 , 不痛楚
懶看
, 懶記憶 , 懶問我
今天得到的叫甚麼
? 管不了
, 亦天天的了
, 天天的了
心也未能料 我已再不渺少
讓昨天一朝了
,
或且某月某日某宵 , 我倦了.
人有幾多天拾起改變
人有幾多次堅定地向著前
一天清一天風雨飄
似了似了不了地了
他朝得到的縱是小 不緊要
!
心亦天天的了
夢天天的了
雖也未能料
, 但是我的決心
沒有點滴動搖
或且某月某日某宵
......

(憶蓮曾於20031114"梅艷芳Classic Moments演唱會"向阿梅獻唱這歌)


生命不知是誰交在我手
也不知它要把我帶往那處走
夢裡 偶爾呼喚它的名字 
夢醒 卻知遺忘了它的意思
夢啊夢
! 愛啊愛! 痛啊痛!
忽然一切也停了
生命說它走得累了
我說
: 不要 
怕再一次聆聽寂靜的呼叫
怕再一次步上通我靈魂的心橋
不要 不要把我迫得瘋了
太多的心事
教我再不能支持
也許你不要知 
可是我不能抑止 
且讓它從心底鑽出來 
請不要意外 
日後我或會後悔 
我想
: 我不會
我掏出了我的感動 
只盼望 
你的心聽得懂
.
--
憶蓮(夢了瘋了倦了)


Anita X Sandy回顧小特輯

憶蓮和阿梅私底下不是來往密切的朋友,但她們因為倫永亮和張國榮,遙遠地互相欣賞,尤其因為她們的生活圈子甚少重疊,軌跡卻偶有交錯,那份友情更顯得有一種惺惺相惜的味道

1989

 

黑夜的豹(憶蓮唱和音)

由倫永亮作曲,當年憶蓮友情義務為這首歌唱和音,留意中段英文部份,很清楚聽到憶蓮聲音.當年這首歌被指和同是倫永亮作曲的"三更夜半"風格雷同。

 

下載

1990

憶蓮和梅艷芳合演電影"亂世兒女",但她們之間對手戲不多

1992

 

憶蓮加盟華星,同公司的大姐阿梅親筆致賀咭歡迎,可是當年她們沒有在音樂上合作過

 

剪報1

剪報2

剪報3

 

2001

 

623日,憶蓮偕同梅艷芳和張國榮,為Salon Esprit上海新店擔任剪綵嘉賓,看他們三人當時開心的拖著手下樓梯,此情不再。

 

pic 1

pic 2

 

2002

 

梅艷芳入行20年的紀念大碟"With",請來11位歌手分別合唱,其中和憶蓮重唱舊歌"兩個女人"

2002

 

1111日,憶蓮和梅艷芳一起擔任Kim Robinson中環新髮型屋的剪綵嘉賓,阿梅很高興的把剪綵的綵帶掛到頸上,憶蓮則一貫的含蓄,她們就是這樣不同的兩個女人。

 

大圖

2003

 

這一年,由於哥哥的去世,憶蓮和梅艷芳有較多接觸。5月,阿梅邀請憶蓮參與"1:99音樂會",但憶蓮未能親身出席,在新加坡預錄呼籲片段及捐款支持。910日,憶蓮和阿梅參與商台的「繼續張國榮慈善音樂會」,一起悼念哥哥。10月,梅艷芳邀請憶蓮參與瀋陽的「愛心永恆演唱會」,但阿梅因健康狀況臨時缺席,憶蓮依然支持。

1114日,憶蓮擔任梅艷芳《經典金曲演唱會》嘉賓,跟她合唱了《明星》,獻給她們的共同朋友張國榮,又獨唱了《破曉》,送給阿梅作鼓勵。


香港經濟日報 : 告別2003本地樂壇 我們最難忘的歌 
2004-01-02 
本來在年尾已經放鬆的情緒,再次因巨星殞落而加添愁傷。悲傷的03年終於走過,大家期望時間令人釋懷,同時也懷念過去美好的時光。03年曾經陪伴著聽過的歌,新的一年雖展開,卻仍忘不了。
當愛已成往事
致敬,巨星
大家都在說樂壇正吹起懷
80年代的風氣,尤其在巨星逝世的帶動下,更有一個順理成章的理由,張國榮的自殺身亡,的確打擊了不少人的心。然後到林振強,最後,就連梅艷芳也走了。怎不會教人心碎!
要悼念喜愛的偶像,最直接便是買他們的唱片。
張國榮最後一張錄音大碟《 一切隨風 》大賣
12 萬張,市面也突然多了很多舊作復刻面世,包括CDVCD,都不乏捧場客。足證香港人都不約而同,希望追尋一個共同回憶。
《 一切隨風 》未必是張國榮最好的唱片,卻絕對是張國榮唱片中最重要最有價值的一張,這次以後,再也聽不到他的歌聲。點題歌《玻璃之情》仿如已找到啟示,「如果你太累,及時地道別沒有罪,牽手來,空手去,就去。」 無奈感彌漫著歌詞中。
芸芸悼念張國榮的唱片中,滾石的《摯愛》收錄的是他
1995-2003年的後期歌曲,但珍貴的是隨碟附送的獨家訪問VCD,長18分鐘的談話中,可以了解當年張國榮灌注在音樂上的感情,如果只擁有一張值得收藏張國榮紀念唱片,《摯愛》是必然選擇了。
多謝
再會了
沒有了張國榮,我們也少了一位幕後的聖手林振強,兩張向他致敬的大碟《 追憶 》及《 多謝 》,雖不能列盡林振強的經典詞作,但足可再重溫中文樂壇一個年代的豐盛。
3 CD的《追憶》收錄的,都是80年代中的林振強詞作,有些已經難再找到CD版本,像盧業媚的《 夜半無人私語時 》、盧冠廷的《 愛看雪的女郎 》或張立基的《 今夜你是否一人 》等;另一張《 多謝 》,則集中90年代的歌曲,更全面展示林振強功力,有玩味重的《夏日寒風 》、《 最緊要好玩 》,也有深情的《傻女 》或《 藍雨 》,選曲顯得較平均。
夢裡共醉
03年最後一天,樂迷相信都在找尋梅艷芳的唱片吧。舊作品固然值得擁有,但也不應忽略她在新作中的心血。梅艷芳最後一張錄音大碟《With》,適逢其會與同輩歌手及後輩天后合唱,在製作人的用心下,是一張水準甚高、卻受到忽視的唱片。與林憶蓮合唱的《 兩個女人 》意味深長,王菲的《 花生騷 》是兩代天后的較技,鄭秀文的《單身女人 》是感情的交流,其他的單位像黃耀明、張學友等都交出滿意火花,值得一再回味。
還是覺得你最好
回望
80年代
去年在唱片公司推動、歌手刻意經營、及西方音樂的適逢其會,令到樂壇吹起一股
80 年代回憶風潮。首先年初幾間重要唱片公司攜手推出情歌雜綿,其中輯錄 80 年代尾、90 年代初經典情歌的《 愛情蒲公英 》、《 長春樹 》等都賣個滿堂紅,樂評指社會氣氛不景下,大家都樂意重溫美好的時光,而 80 年代的樂壇,正屬花樣年華。
年中的
Beyond 20 周年演唱會在沙士期間連場爆滿;舊歌精選愈出愈多,成救市良藥。西方樂壇也有不少 80 年代組合重組;10 月份,黃耀明在個唱大玩 80 年代概念,《 下落不明 》寫那年代的風光成為點題歌,樂迷紛紛討論這股風潮。年尾坊間繼續推出不少以 80 年代為主的雜錦碟,現象維持多久未可知,但 04 年至少還有一個 80 年代的派對,便是達明一派的 20 周年紀念活動。
有發生過
忘不了的演唱會
雖然去年香港因為 「沙士」,令很多原定來港表演的外國歌手取消計劃,但其實還有不少精采的外國歌手演唱會發生過。好像
3月份便有 「金童子」 奇里夫李察來港獻技;而 「沙士」 過後則更精采:Jose Feliciano便於 8 月來港;10月有來自夏灣拿的Ibrahim Ferrer和日本殿堂歌手小田和正,不要忘了雲集多個外國演唱單位的Rock It Festival11月日本長青天后松蔭谷由實和俄羅斯馬戲團的冰上演唱會;英國詩人搖滾歌手史汀也在11月初來港呢。12月壓軸來港的還有英國新晉樂隊Starsailor,以及3位情歌天王的《 3 Star X'mas Concert 》。誰說巨星匯一定要斥巨資才搞得成?
共同渡過
沙士風暴
去年港人最沉痛一役,不能不提 「沙士」 疫潮。「沙士」 令香港音樂人再次團結回應,歌手利用號召力向前線醫護人員致敬;由鄭國江填詞的《
We Shall Overcome 》成為活動的主題歌;梅艷芳充當搞手,為香港大球場舉行的《 1:99演唱會 》擔任監製,積極為 「沙士」 受害者籌款。後來也有由港大策劃的《致敬》,找來多位巨星主唱。繼 89 年 「六四事件」 及 91 年 「華東水災」 後,音樂人還是首趟為本港社會勞心出力,當然沒有人想樂壇的團結在這種情況下體現。
個別單位亦受 「沙士」 事件的啟發,創作歌曲以抒胸臆或作出回應。像陳奕迅的《 幸災樂禍 》、梁詠琪《 四月生日 》、盧巧音《 天祐我們 》,均屬 「後沙士」 歌曲,成為具時代意味的產物。
十分十二吋
12 女樂走紅
來自北京的 「女子十二樂坊」 在短短數月紅得發紫,可算樂壇奇
[。兩年前組成的 「女樂」,去年 7 月,在日本推出《 女子十二樂坊 ~ Beautiful Energry 》的大碟,一個月便賣出 60 萬張,直搗日本 Oricon 冠軍位置,壓倒一眾日本天后。日本一年一度樂壇盛事紅白大賽亦爭相邀請她們表演,迅間走紅的故事已成傳奇。其實女樂玩的 Crossover,近年在香港及外國樂壇大行其道,90 年代中有小提琴手 Vanessa Mae、數年前 4人女子古典組合 Bond,以及數度來港的克羅地亞鋼琴手 Maksim,全都以古典樂器奏出 Crossover 的音樂。儘管文化中心仍有正統古典音樂的表演,但街頭巷尾播放的,都是女樂、Maksim 的流行古典音樂。
獨立宣言
 
唱作人湧現
近年樂壇對獨立唱作人的包容性提高,音樂類型更呈多樣化,不致流於獨沽一味。其中林一峰因一曲《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唱到街知巷聞。今年推出首張專輯《 床頭歌 》,一枝結他走天涯,譜出清新舒服曲調,清新嗓子只此一家,甚合年輕人口味。他也為其他歌手寫歌,像陳奕迅的《 謝謝儂 》、葉蒨文的《 華麗緣 》、黃耀明的《 新浪漫 》、Shine的《 曼谷瑪莉亞 》等,盡顯才情。
另外,
at 17亦成功推出兩張大碟,爭取到樂迷支持。專唱英文歌的女音樂人 The Pancakes 亦站穩陣腳,今年初將與林一峰及The Ketchup 登上藝術節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