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July 2001

 

壹周刊 : 林 憶 蓮 640 萬 上 海 豪 宅 曝 光
曾 幾 何 時 ,加 拿 大 溫 哥 華 被 林 憶 蓮 (
Sandy ) 的 丈 夫 李 宗 盛 視 為 最 後 一
塊 淨 土 。 憶 蓮 婚 後 , 更 嫁 雞 隨 雞 , 賣 掉 香 港 半 山 居 所 , 移 居 加 拿 大 。
不 過 隨 李 、 林 盛 傳 婚 變 ,有 指 憶 蓮 已 搬 回 老 家 上 海 ,
帶 女 兒 喜 兒 與 長 期 定 居 上 海 的 雙 親 居 住 。
姑 勿 論 憶 蓮 的 婚 姻 是 否 出 現 問 題 ,
Sandy 已 決 心 植 根 上 海 ,
斥 資 約 六 百 四 十 萬 於 浦 東 新 區 購 下 一 幢 四 戶 的 超 級 豪 宅 。
林 憶 蓮 本 是 上 海 姑 娘 ,於 上 海 置 業 本 不 欲 張 揚 ,但 她 一 口 氣 於 浦 東 新 區 湯 臣 豪 園 購 入 四 個 單 位 ,
卻 早 已 傳 遍 上 海 地 產 界 。
「 你 們 ( 記 者 ) 怎 麼 知 道 的 ?
林 憶 蓮 她 很 想 低 調 , 在 這 兒 買 單 位 不 想 讓 人 知 道 。 」
湯 臣 豪 園 售 樓 處 一 名 經 紀 在 本 刊 打 聽 時 透 露 。
其 實 , 憶 蓮 購 買 的 豪 宅 現 時 仍 在 建 築 中 ,於 明 年 三 月 才 可 入 伙 。
職 員 表 示 憶 蓮 購 入 的 是 一 幢 四 戶 的 別 墅 ,樓 高 五 層 , 樓 上 三 層 及 樓 下 兩 層 各 分 為 兩 個 單 位 ,
面 積 分 別 為 二 千 八 百 多 平 方 呎 及 二 千 呎 ,售 價 約 二 百 一 十 萬 及 一 百 一 十 萬 人 民 幣 ,
一 幢 四 戶 合 需 約 六 百 四 十 萬 。呎 價 約 由 五 十 五 元 到 七 十 多 元 人 民 幣 ,
比 起 在 港 置 業 數 千 元 一 呎 絕 對 便 宜 得 多 。
據 上 海 地 產 界 人 士 表 示 ,憶 蓮 此 時 在 浦 東 新 區 置 業 十 分 划 算 ,
事 關 中 國 加 入 世 貿 後 , 很 多 資 金 流 入 上 海 ,市 政 府 更 正 計 劃 遷 往 浦 東 新 區 。
而 湯 臣 豪 園 毗 鄰 , 正 是 有 「 東 方 矽 谷 」 之 稱 的 張 江 高 科 技 園 區 ,
豪 園 對 面 更 是 高 爾 夫 球 場 ,憶 蓮 的 新 住 處 必 定 成 為 政 商 名 流 集 中 地 ,
故 此 憶 蓮 的 豪 宅 甚 具 升 值 潛 力 ,所 有 單 位 已 幾 近 售 罄 。
據 了 解 ,林 憶 蓮 植 根 上 海 主 要 是 她 喜 歡 故 鄉 的 環 境 ,覺 得 有 親 切 感 又 能 遠 離 香 港 傳 媒 ,
也 不 會 和 台 灣 、 香 港 的 環 境 脫 節 ;加 上 雙 親 可 以 替 她 照 顧 女 兒 喜 兒 ,
也 令 她 專 心 工 作 。現 時 三 歲 大 的 喜 兒 更 已 經 在 上 海 就 學 。
就 示 範 單 位 所 見 , 憶 蓮 的 新 居 甚 豪 ,地 產 代 理 更 表 示 , 憶 蓮 最 喜 愛 樓 下 小 單 位 的 設 計 ,
一 戶 三 房 , 二 樓 的 樓 底 甚 至 更 可 分 割 成 偏 廳 或 書 房 。
92 年 起 , 當 憶 蓮 還 未 與 李 宗 盛 結 婚 時 ,李 宗 盛 已 於 加 拿 大 溫 哥 華 Heritage Mountain 置 業 。
當 時 被 指 是 第 三 者 的 憶 蓮 , 已 經 常 穿 梭 香 港 加 拿 大 。及 至
98 2 22 日 , 李 宗 盛 辦 好 離 婚 手 續 ,
於 溫 哥 華 迎 娶
Sandy , 為 避 記 者 追 蹤 ,再 次 購 Belcarra Bay 背 山 面 海 的 三 層 別 墅 舉 行 婚 禮 。
如 今 , 憶 蓮 獨 自 購 置 上 海 豪 宅 與 雙 親 居 住 ,未 知 這 是 否 與 她 婚 姻 出 現 問 題 有 關 。
撰 文 : 梁 肇 宗  攝 影 : 溫 俊 鏘 、 李 劍 輝

 

 

Soundbuzz的禮物
posted by Ah Ca
早陣子參加了Soundbuzz的遊戲,差不多都忘掉(有重遇MTV download的網站),竟得到
獎。獎品有
2001CD一大張,還有茶具一套.

 

 

梁靜茹唱 "依然"
posted by
心癢只待蓮搔
昨晚的
"HP 陳綺貞 & Friends 演唱會" , 梁靜茹講到很喜歡聽廣東歌,
其中很喜歡憶蓮同王菲, 仲唱了半首 "依然".

 

[轉載台灣音樂板] 憶蓮和阿菲……
  初次听到王菲的歌是在90年,那首《無奈那天》,當時有一种興奮,
因為曲風和歌聲都与林憶蓮的非常相似,一個不注意,几乎可以亂真。 
  
90年是憶蓮接近全盛的時期,我那時對她有多么著迷,听她有限的歌還覺不夠,
但凡哪一首歌帶著她的影子,一樣的愛屋及烏,當時被我認可的
林憶蓮影
就有關淑儀,蔡立儿,以及新的發現——王菲王靖雯,那种心理,
大概是希望她們永遠躲在林憶蓮的模式里,唱著似曾相識的歌,
滿足我對某一類型的風格的期盼吧。 
  
91年王靖雯似乎缺失于我的樂壇,因為我有憶蓮的《夢了,瘋了,倦了》,
《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她的
意亂情迷演唱會錄音,以及年底的《野花》,
接二連三的贊嘆,自然無暇
顧。 
  
92年,象任何一位到達顛峰狀態的人一樣,憶蓮以一种不易察覺的速度緩緩滑落,
那時心中有一种隱隱的疼惜和憂慮,瞞著自己的理智,我在听《回來愛的身邊》時,
依舊飽含誠摯和欣喜,流連于她每一處溫婉細致的吐字和唱腔之中。 
  那一年,王菲自美國返港,推出一張繼承往日風格,但卻比她自己任何時候,
比香港當時任何一位歌手更具黑人騷靈風味,更富于華彩的唱片《
coming home》。 
  年底頒獎禮上,《容易受傷的女人》成了容易獲獎的歌曲。
看過某次頒獎錄象的同學告訴我,憶蓮与王菲坐在一起,表現友好,
宣布王菲得獎時,憶蓮看著王菲,似乎不可置信的樣子,過了一會,才表示祝賀。
那一次憶蓮沒有歌曲入選。我听了以后,感受到了作為一名忠實歌迷,
我對憶蓮的競爭假想敵的一种怨憤。 
  我的那個同學和我一樣,也很喜歡林憶蓮,但他同時也喜歡上了《
coming
home
》,說里面的R&B与憶蓮早期的風格相象。憶蓮曾被譽為香港的R&B女皇呢。 
  我听了《
coming home,發現她們果然有相似的地方——她們的嗓音都是超乎時間的,
而且都有一种金屬的韌性。這种聲音有一個好處,可以不受年齡限制,
她們還很年輕的時候,就可以唱一些感覺成熟的歌而不會鎮不住場面,
而當她們年過三十,也盡還可以在聲音表情上俏皮嬌柔而不令人覺得突兀;
她們聲音中的金屬韌性卻略有不同,憶蓮的聲音內斂于听眾所不知覺之處,
是一根金屬的芯,而王菲的則鋒芒畢露,熠熠閃著銀光。她們不同之處更多,
憶蓮的聲音更暖,更醇,就走向來說偏于下沉,似一蓬飽含花香粒子的風,
她的聲音又是水的聲音,似海岸邊卷起細沙的浪,這种聲音很适合唱爵士;
王菲的聲音則偏冷,就走向來說是上升的,不可抑制地往上飛揚,
似天空的流云或极光,飄忽不定,有著意想不到的軌跡,极具可塑性。 
  我那時還不能喜歡王菲,因為想起當初听《無奈那天》,她還象個影子,
在憶蓮的光芒映照之下,她這影子是明晰可愛的,而今光源偏了一點,
影子變得壯大,突然具有了威脅性。 
  
93年憶蓮推出《不如重新開始》,《不必在乎我是誰》一張粵語,
一張國語,連鎖的兩張唱片。當地電台播放《不如重新開始》時,
一向鐘愛憶蓮的
DJ說:真是永遠的林憶蓮!我听了很是感慨。
當時也明白,越是欣慰于這么一句話,越是表示心中沒底,
所以才緊緊抓住手頭一切証据,試圖支持長久以來從未動搖過的意念吧。
的确,第一次在憶蓮的專輯中,出現了一兩首我想跳過去的歌。 
  而王菲那邊,《執迷不悔》,《謎》,《十万個為什么》,好評如潮。
那個時候,出于一种莫名的心態,我對王菲的排斥到了极點。
有時歌迷會為迷戀對象豎立一個假想敵,其妒忌与狹隘,簡直如對情敵。
現在想起來只是駭笑。 
  
94年憶蓮有《Sandy 94》,那是一張寂寞的專輯,似乎沒有多大反響。
然而當年那張專輯中的三首歌卻叫我惊喜好一陣子。第一首是《多些那些》,
一首越唱越能釋放爆發力的歌,尤其末尾那一段激越的英文部分,無与倫比的感染力,
讓同舍的人听了還誤以為是
Mariah Carey所為呢,憶蓮還沒有丟失她澎湃的激情;
第二首是《暗示》,悠揚動听,在弦樂背景中,不能想象歌聲是自朱唇吹吐出來,
簡直象是小提琴的弓弦間拉出來的,有一种曠遠綿長的境界,恰如春草,
更行更遠還生;第三首是《沉淪》,由當時香港樂壇新鮮血液
C.Y Kong作曲,
頹廢,詭秘,前衛,而憶蓮的演繹絲毫不見牽強,竟十分入味,我把它當作一個啟示,
是的,她又可以站在浪尖上了。我以為我瞥見了她日后的發展方向。我不知道,
我對憶蓮的期望竟近似王菲當時的表現,于是這也就成了我后來接受王菲的一個前提。 
  
95年憶蓮的專輯《Love Sandy》出來,她在台灣變了個新人,与昔日相去甚遠。
而且,憶蓮粵語發音方面的迷人之處在國語專輯中消失殆盡。
對憶蓮我始終有一种特別的鐘愛,但不是因為她后來的音樂了。 
  而那兩年,王菲的《胡思亂想》,《天空》,《討好自己》
等一張張精良优秀的專輯出來,我感到她是在繼續著憶蓮本來可能走的路線,
在這樣的借口之下,我終于在王菲的音樂中繳械。 
  其實一個歌手的背后有著許多因素,唱什么歌,拿什么獎,
也不是她們自己就能決定的。 
  后來听《夜太黑》,里面一句歌詞:
男人久不見蓮花,開始覺得牡丹美。
意味深長。蓮花,自是憶蓮無疑,牡丹,對我來說,該是王菲了。
在那几年,在她們之間,我的感覺就是這樣流轉的。

 


麥潔文(郭富城歌唱老師)"至少還有你"
剛剛在港台的"靚歌再重聚"節目,
聽到麥潔文(郭富城的歌唱老師)唱了"至少還有你",
主持說很多人喜歡用這首歌參加歌唱比賽,
問她有什麼地方要注意,
她說這首歌聽起來很易唱,其實很考功夫,
要對首歌很熟,注意透氣位,
到了"我們好不容易...",要注意感情的轉折.
可以上港台網頁重聽:
http://www.rthk.org.hk/rthk/radio2/reunion/20010701.html

第三段的830秒開始

 

02 July 2001

聽出高潮來介紹Love, Sandy專輯
posted by rickho22
台灣爵士樂評朱中愷,最近由時報出版出了一本書聽出高潮來,內容是關於一
些他覺得聽起來
很性感的唱片。
書中唯一被介紹到的中文唱片就是
-----Sandy95年的Love, Sandy專輯。
書中關於這張專輯的篇幅約
4頁,附專輯封面圖兩張,他說他非常喜歡Sandy
台灣專業樂評中喜歡
Sandy的又多一人。(之前曾表明喜歡Sandy的樂評有翁嘉銘、
葉雲平葉雲甫兄弟)

 

03 July 2001


東周刊
posted by tedrk-userer
上位多戀事 
踢爆Emily放電追李進 
撰文:本刊記者 28-6-2001 
http://www.eastweek.com.hk/2001-06-28/went/wentb0/EW3000002001062815480633.htm 

金融界奇女子 Emily(陳綺薇)與大劉( 劉鑾雄)的是是非非,令她霎時成為城中名人。一如所有名人一樣,
Emily難逃被大起底的命運。 
有消息人士向本刊大爆 Emily少女時代的情史,原來當年任職商台的Emily,曾經歷多次豆芽戀,卻飽受失戀之痛,與現在緋聞不絕的醒目女判若兩人。 
芳齡三十七歲的 Emily,八十年代初期做過商台DJ,藝名愛美麗。當時與她同期入商台的還有林憶蓮(當時藝名為 611 
「愛美麗個名係俞琤幫佢改?,你知唔知點解叫愛美麗?因為佢貪靚囉!」說起這位舊相識,當年曾在商台與
Emily共事過的奇少一臉不以為然。 
資質樣貌好平凡 
「當時商台幾個年輕女DJ,個個都有自己?特色,係佢『最削』。」奇少說,當時俞琤旗下的少女
DJ,包括:魏綺清、張麗瑾、梁安琪、林憶蓮以及 Emily
 
「魏綺清綽號小白兔,有名你叫,賣點係清純。張麗瑾?強項係日本歌。梁安琪外號叫搖擺天使,專播搖擺音樂。
611,夠八,唔好睇林憶蓮而家成日扮 Cool,佢以前好八,所以叫做 611 6 11,等於八?嘛!

而且林憶蓮對矇豬眼夠特別,?聽眾又鍾意佢 Cutie反而藝名愛美麗?
Emily
冇乜咁特出。你問?有邊個會記得 Emily當年做過乜?節目?」奇少表示,他也不大記得Emily主持過甚麼節目,印象中她只是經常當替工。 
初戀主動追李進 
在奇少眼中,當年其貌不揚的Emily在一位與她相識的舊同事小惠口中,卻是個生電王,小惠更向本刊記者大爆 Emily的豆芽戀。 
「佢第一個暗戀對象,相信好多人都估唔到,就係李進。」 
已宣布辭去英皇娛樂執行董事及行政總裁一職的李進,妻子是作家李敏,八十年代他曾在商台做過五年兼職DJ,主持一個爵士音樂節目。 
「唔好睇佢依家成個生意佬咁,後生?陣時都幾型,Emily?佢。李進初時對佢冇乜好感,但佢就死纏爛打,成日借頭借路留?台度,搵機會接近李進。女追男隔層紗,李進後來都同佢拍?一陣拖,但係好快就冇?下文。因為李進其實鍾意林憶蓮,不過,林憶蓮就鍾意陳輝虹。」小惠向記者細訴當年這段錯綜複雜的戀情。
第三者傳話要求不要寫
 
本刊記者透過電話接觸到李進,問及他與 Emily過去的戀情,李進有點驚訝地表示:「哎喲!呢?係佢(Emily?私事喎……?係舊同事。」然後便以有事在身收線,當時他沒有即時否認兩人曾拍過拖的傳聞。不過,幾分鐘後,他透過第三者向記者傳話,表示他當年沒有與Emily拍拖,並指既無此事,記者就不要寫了!不過,小惠就強調,李進與Emily拍過拖是千真萬確,當年商台不少人都知道此事。 
唔信劉德華鍾意佢不少人將 Emily形容為劉德華的緋聞女友,但小惠就大表不相信。「除?李進,Emily當時都成日向節目控制員綠仔(陳枝綠)放生電。但係綠仔就唔通電,唔好話劉德華啦!?陣時商台班人成日背後笑Emily係大口妹,話佢個口似足歌星陳秋霞。」
小惠說,當年的Emily成日向綠仔放生電,除了因為年輕的綠仔外形有周潤發的影子外,還因他甚得俞琤的寵信。 
「綠仔可以話係控制員之父,有『神剪綠』?稱號。當年俞琤做節目,一定要綠仔做控制員,地位可想而知。即使十幾年後?今日,綠仔?商台依然好掂,依家黃毓民做節目都係綠仔做控制員,總之有俞琤就有綠仔。當年做DJ都要巴結?控制員,何況綠仔咁?級數。」小惠表示。 不過,綠仔接受本刊記者查詢時,否認 Emily曾向她示愛:「冇咁?事,你?收錯料喇!」隨即收線。 
?個年代,控制員好大權,由佢?決定搵邊個 DJ讀宣傳聲帶。呢?Job冇錢,但係個個都爭住做。你諗?,一日播得十次八次,聽眾聽得多自然覺得個 DJ?啦!」小惠表示。 
背景神秘家底厚 
小惠以「醒目女」形容那時的Emily,指她最識睇時勢,但係就冇乜人緣。「?人覺得佢好普通,只會同個別男同事特別親密,所以佢做?唔係好耐就離開商台。」
對於
Emily DJ前的一切,似乎十分神秘,小惠只記得Emily當時住在大坑的豪宅瑞士花園,似乎家底不錯,但甚少聽 Emily提及個人背景。 
離開商台之後,Emily做過電視台編劇及唱片公司宣傳推廣。九十年代,她轉投金融界,從經紀做起,曾任職多間證券行,現為金英證券執行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