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y and me

憶蓮溫古知新

星夜醉語戀歌集 1993

憶蓮一向不以卡拉OK歌作招徠,很多歌手早兩年已出了個人卡拉OK歌集,憶蓮在93年才出,歌迷已等了很久。這張LD一推出,我就急不及待買回來,當時這LD的售價是港幣480元,昂貴得很。其實那時候我家裡還未有鐳射影碟機,根本看不到碟內的MTV,只能拿著隨碟附送的大大本精美影集來看。後來我忍不住再買了錄影帶版本,才看到這些MTV。滾石在937月登陸香港,第一炮就是為憶蓮出版《星夜醉語戀歌集》,當時滾石非常肯花錢,每晚買十五分鐘電視廣告時段,節目叫做《滾石音樂重要情報》。配合《星夜醉語戀歌集》的推出,試過一晚三首歌都是憶蓮的MTV,當時憶蓮在滾石是極受重視的。世事不斷在變,有誰料到,LD這種盛極一時的影音媒體,在短短數年間會完全被VCDDVD所取代呢?現在我家裡的鐳射影碟機已壞掉了,《星夜醉語戀歌集》LD也是擺放多過播放。

LD

Side A

01.不必在乎我是誰

02.天大地大

03.當愛已成往事

04.震撼

05.我沒有恨誰

06.還是不要說抱歉/野花

07.不捨不棄/只要珍惜

08.讓愛人去流浪/沒有發生的愛情

09.始終一天

10.你是我的男人

11.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之意亂情迷3AM

 

Side B

01.不如重新開始

02.非愛不可

03.假如讓你吻下去

04.寵愛/兩個人的路

05.夜來香

06.醒醒

07.情人的眼淚

08.匆匆

09.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

10.你給我的愛不是愛/

11.破曉

香港PAL版錄影帶

這是我93年在香港買的錄影帶,PAL線制式,兩盒錄影帶分開的,歌曲次序跟影碟完全不同,還少了"讓愛人去流浪/沒有發生的愛情""你是我的男人"兩首MTV.

台灣NTSC版錄影帶

後來在台灣發現跟香港不同的NTSC版本,有一個紙套包著兩盒帶,還附送3張明信片,歌曲次序亦跟影碟完全不同,但齊22MTV.

明信片1

明信片2

明信片3

明信片底

雜誌廣告1

雜誌廣告2

雜誌廣告3

雜誌廣告4

碟評

經濟日報

壹週刊


星夜醉語戀歌集紀念CD 1993

LD附送一張抽獎回函,有機會和憶蓮約會(5),或獲由憶蓮,張曼玉,鄭裕玲共同錄製的紀念CD(1500),或紀念T恤一件(3000),我當然立刻參加,結果得到紀念CDT,我不知道憶蓮有沒有真的跟五位歌迷見面,但能得到這兩件紀念品已滿心歡喜.

**三位女星的對話圍繞成熟女性對愛情的看法,相當真摯有趣.可惜CD沒有分track,製成realaudio差不多12MB,沒法找到放得下的server,如果你有任何建議,請通知我.

紀念T

booklet內頁

booklet

P.01

P.02

P.03

P.04

P.05

P.06

P.07

P.08

封底

booklet內頁

CD

10年前...1993

  代表作 婚姻狀況
張曼玉

阿飛正傳,阮玲玉

得柏林影后,兩次金馬及兩次香港影后榮銜

單身
鄭裕玲

表姐你好野

得金馬及香港影后榮銜各一次

單身
林憶蓮

都市觸覺三部曲,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野花

中文樂壇經典

單身

 

10年來...2003

  代表作 婚姻狀況
張曼玉

甜蜜蜜,花樣年華,英雄

得兩次金馬影后及三次香港影后

1996年結婚

2002年離婚

鄭裕玲

男親女愛

TVB歷來收視最高劇集之一

單身
林憶蓮

傷痕,至少還有你

KTV國歌

已婚,有一女


香港版本

When Sylvia Met Sandy 1993

跟星夜醉語戀歌集紀念CD差不多同一時間,有另一張談話CD,是隨Elle Magazine送的"When Sylvia Met Sandy",張艾嘉和憶蓮用國語對話.據說隨香港版Elle和台灣版Elle送的這張CD都有所不同,封面包裝有別之外,音樂間場也不同,但談話內容則完全一樣.我這張是香港版本,是從朋友手中收購回來的,那本Elle Magazine我到現在看也未看過.

 

When Sylvia Met Sandy紀念CD (林憶蓮.張艾嘉對話)


林憶蓮不再灰色
林憶蓮,一個曾經不相信自己、不懂得表達、怕陌生、既愛哭又害羞的女孩。經歷過《灰色》、《放縱》及《決絕》次後,回首《前塵》,終於向自己、向世人大聲說:《天大地大》、《不如從新開始》。憶蓮從新開始的第一步,先是去年底簽約台灣滾石唱片公司,於今年五月推出專輯;然後又簽約日本唱片制作公司,積極灌錄首張全日語大碟。除唱片事業外,憶蓮本月在紅館的十場個唱,也是她要「忘記過去,努力面前」的一個突破。
就在憶蓮新的一頁來臨之際,重新翻開過去的自己是有必要的,
ELLE於是「撮合」了SandySylvia,讓她倆在小小的錄音室內暢論半生。

兜圈的害羞女孩
艾嘉: 你有沒有想過你十六歲時會選擇DJ工作?
憶蓮: 我沒有想過,那時候我喜歡音樂,我想當一個歌手。當DJ完全是巧合機會,我和一個同學,她拉我一起去玩玩,就這樣開始。其實以前沒有想過當DJ
艾嘉: 我曾經聽過很多人說,Sandy是一個很害羞的女孩子,害羞的女孩子會兜圈子,頗辛苦。
憶蓮: 好辛苦,開始時很迷失,不知道做甚麼。
艾嘉: 由演電視、電影,到唱歌,這中間是甚麼支持你做下去?
憶蓮
: 這問題我一直在問自己。其實當時來講,我自己沒有一個肯定的方向,不知自己希望做甚麼,然後事情就發生在我的身上,我便一步步走下去。很多時候好矛盾,我就問自己,這是不是自己的選擇?是否真的喜歡這個工作?可是,一方面有這個矛盾,一方面我在這個工作裡慢慢學習,慢慢尋找自己,發現很多有關自己的性格、缺點,然後,唱片合約、電影,一樣樣發生,我沒有一個真正的空間讓自己去想。
艾嘉: 你覺得自己面對的最大挑戰是甚麼?
憶蓮: 自己。因為我的家庭比較保留,大家都很保留,從來都不會很坦白的將自己感受說出來,所以一直以來我都將自己收起來,不懂得表達。在當一個歌手或演員的過程裡面,便發生很大的困難,就是怎樣打破包住自己的那道牆。
對自己沒有信心,覺得這個不是我,可是你要強逼自己去做。在這個過程裡面,你發現其實自己可以很堅強,可以不停的進步。
艾嘉: 你覺得你的童年、家庭對你是否有很大的影響?
憶蓮: 對,很大影響。我爸爸是個很憂鬱、不開心的人,不說話,我跟他有距離,很害怕與他溝通。我覺得一直以來,我在工作上都受到他的影響,我母親則較隨遇而安,她沒有特別要求,是個傳統的女人。

喜歡躲在後面
艾嘉: 你甚麼時候會覺得自己感到很自信,或者是覺得自己現在做的是隨心願而做?
憶蓮: 大既兩年多以前開始覺得自己需要找尋自己,很肯定要有自己空間及獨立,因為我以前一直都是很倚賴:倚賴我的男朋友,倚賴感情。我總喜歡躲在後面,躲在一個男人的後面,我覺得很舒服,很有安全感。其實我一直不開心,因為我沒有找到自己。大既兩年多以前,我開始覺得這樣的生活不對,這樣的做法對不起自己,(也是從那時開始),工作方面的發展,除了香港以外,開始到台灣、到其他地方,我開始認識很多不同的朋友,也面對很多不同的挑戰,見很多不同的人,經歷不同的經驗。這幾個月,我開始愈來愈覺得自己正隨自己的心意做自己想做的事,知道生命在自己掌握中。
艾嘉: 你是否覺得現在的女人在某些時候常常比男人還要強?
憶蓮: 我常覺得女人很多時候會很肯定,很堅強我覺得女人比較能夠承受痛苦。
艾嘉: 你覺得誰比較了解你?
憶蓮: 我覺得我有很好的朋友,對我有某程度上的了解。可是最了解我的還是自己。我想如果能夠找到一個人,你能說他真的很了解你,是頗難的事情。

沒想過當偶像
艾嘉: 今天我們站在台上,我們需要很多掌聲。其實除了為了自己外,也是為大眾去做。有否想過有一天這掌聲沒有時怎辦?
憶蓮: 我覺得做一個藝人,身邊有很多人保護你,觀眾的掌聲你平時可能不覺得是甚麼一回事。我很珍惜觀眾與我的交流,但我經常告訴自己不要把它們看得那麼真實,因為我覺得,很多時候觀眾看你,只是看他們枇看的,可能不是真正的你。如果他們真正的去了解,知道我是怎麼樣時,他們會不喜歡我。我時常照鏡,常常問自己,這個是不是我?之後,我很討厭,我很害怕看自己的錄影帶
,有很多地方可以挑剔:這樣不對,那樣不對,對自己的要求很多。明明看到是自己做出來的事情,但又不太肯定那是不是真正的自己。
艾嘉: 當你發現你在台上穿的衣服不久後便有很多人模仿你、穿同一類衣服,你會否覺得,其實我們演員在某個時候會影響到觀眾,這會不會對你心理做成一種壓力?
憶蓮: 我從沒有給自己太多的壓力,我的壓力大部份來自自己對自己的要求,覺得可以做得更好。可是我也感覺得到我自己對某些喜歡我的朋友的某種影響。
艾嘉: 你有時候會穿很奇怪的衣服,你有否打算創造Fashion潮流?
憶蓮: 我是隨自己的心情及歌詞的感覺穿衣服,我沒想過要創造一個怎樣的
Fashion,我沒有想過當一個Idol,或者是一個偶像,或者是一個甚麼樣的巨星。我一直想,唱歌對我來說是抒發我感情的一種方法,我覺得在音樂裡面我跟觀眾能夠有一種分享,我把我自己最正面的感受唱出來,可能也是他們的感受;衣服或者形象,一些包裝上的配合,都是能夠把那種感受更有力更強烈的表達出來,
我沒有想過要領導甚麼潮流。
艾嘉: 在選歌方面,你會否選擇某一類適合自己的歌?
憶蓮: 大既來說,每張唱片都有一種想法,有一種主題,視我自己在那個階段的心情而定。至於想說些甚麼,它不單是我自己想說的,有些是作詞人的話,也有些是觀眾朋友心裡想說的話。

衝破害羞的感覺
艾嘉: 我真的很好奇,你演戲那時候,心情是怎樣的?因為你那麼害羞。
憶蓮: 很痛苦,我從來也沒有想過走入電影的世界裡面。到現在我還不知道電影是甚麼一回事。那時候,所有唱歌的都去拍電影,於是你也要去拍。可是,那些角色都是不知所謂的,在拍的過程當中我很痛苦,每天都在等,覺得浪費時間。我想是因為我沒有碰到合適的。
艾嘉: 你以前有沒有學過跳舞?
憶蓮: 我以前沒有,所以剛開始的時候好辛苦,手跟腳不能配合,不曉得怎樣跳,在台上也不知道怎樣放開自己。
艾嘉: 我對你表演的印象很深,你蠻有自己的韻味,這方面,很多Artist都沒有。
憶蓮: 我一直在學,大既是五年前開始學。開始時很痛苦,因為自己不能衝破害羞的感覺,覺得很尷尬的動作做了一半就不敢做下去,很難投入。
艾嘉: 會不會有很多人在旁邊告訴你Sandy怎樣跳才跳得比較好?
憶蓮: 以前學跳舞的時候,舞蹈老師會告訴我,現在沒有。
艾嘉: 在你離開之前,你希望留給歌壇一些甚麼東西?
憶蓮: 我希望留給觀眾一份很真摯的感情,在我的歌詞裡表達出來;在音樂的影響方面,我每次唱歌、每次進錄音室的時候,我都會把自己全部的感情都陶出來給觀眾。

音樂力量在湧動
艾嘉: 你有沒有害怕過,在你的同行中,總會有新人的出現,別人可能會拿她與你作比較?
憶蓮: 我會有一點生氣,因為別人把你跟另一位女歌手比較的時候,可能只是從一些很表面的事情去比較,這時我便會有一點生氣,我跟她完全不一樣,你怎能把我與她比較?我做的事情與她做的事情完全不一同。我覺得這對兩個人都不公平,對其他歌手也不公平。
艾嘉: 但是,我們面對的觀眾就是這樣,很喜歡拿這人跟那人作比較。你生氣之餘,會怎辦?
憶蓮: 我是會生氣,生氣完了,我還是會繼續做我自己的事,因為我相信,總會有人知道。我覺得,如果你喜歡我,你便會喜歡我,如果你想去比較,那請隨便。但我覺得,我始終是我自己。
艾嘉: 我覺得藝人在台上時都會有些恐懼,你會怎樣處理?
憶蓮: 以前我上台的時候,對自己有很多保留,所以在台上與觀眾有很大的距離,這是別人告訴我的。她說:「你唱得很好,你的舞也跳得很好,可是你自己在做自己的事情,你跟觀眾沒有交通。」我在這兩年裡,有很多機會作不同的演出,與不同地方的觀眾接觸,我發現我慢慢將這距離打破,我可以很投入,我時常感受得到觀眾給我的反應。有時候你真的會哭,那是因為大家同時間投入在音樂裡面,大家的情緒都在湧動,那個力量是很大的。
艾嘉: 你認為哪一次是最難忘的?
憶蓮: 最難忘是我第一次在香港開的個人演唱會,第一場的晚上我緊張得不得了。很大壓力。後來我穿好衣服,戴好了
Headset咪,站在後台準備的時候,突然聽到外面觀眾歡呼的聲音,那一剎那間,我覺得他們都是支持我我的;我做得好不好都不要緊,他們都是支持我的!我在那時候,眼淚便流出來了,我覺得很感動。
艾嘉: 你覺得唱歌是甚麼?
憶蓮: 我覺得,音樂具有一種很大的力量,音樂能表達人不同的情緒。我有很多不同的情緒,每一種來得都比較強烈,唱歌對我來記,可以把我壓抑的情緒全部都表達出來。
艾嘉: 以前唱歌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技巧的問題?
憶蓮: 我覺得,如果你時常太過顧慮技巧的話,就會在意唱腔是否完美、咬字是否清楚。那麼,你的感情便不能發揮出來。我想,最好把技巧忘掉,然後將整個人投入
Melody裡面,把你的整個身體融入裡面。

沒有愛會乾涸
艾嘉: 在錄音室裡,有沒有哭過?
憶蓮: 我經常哭,有時哭得無法錄音,我一哭就走音。可是,我最喜歡哭的時候的那種感情,通常要唱好幾遍才能掌握得到。掌握得到時便哭,哭到不成樣子,之後便把它唱出來。那種感覺很奇妙。
艾嘉: 現在你的工作這樣忙碌,你對「愛」又覺得重不重要?
憶蓮: 我一直都覺得很重要。如果沒有愛的感覺,那我整個人會覺得乾涸。
我想我們都是很敏感的人,對身邊的人的反應、感受,都很敏感。尤其在我們的歌裡面,如果沒有愛情感覺,那些歌聽起來會沒有味道。我以前會很大方,有男朋友就公開講,可是我不喜歡講太多,因為,一般人都喜歡聽這些是是非非。
艾嘉: 你這麼有理想,有沒有想過你將來的丈夫應該怎麼樣?或者是跟他怎樣一起去創造明天?
憶蓮: 沒想太多,但我想,有一天我會等到一個人,不知道是從甚麼地方來的,他會敲我的門。他一定會經歷過很多東西,一定是個很堅強的人,比較成熟,也很樂觀。
艾嘉: 如果很不幸,你現在碰上一個很喜歡的人,你真的很喜歡他,怎麼辦?你會不會在這個時候放棄事業?還是說,他應該遷就你?
憶蓮: 即使現在碰到這樣一個人,我不一定會放棄我目前擁有的,因為這是我的生命,唱歌不單是我的事業,也是我的生命,靠著它我掌握到自己想要甚麼。一定要走完這條路,然後我才能是個比較完整的人、我才能跟「這個人」建立一些東西。
艾嘉: 你覺得你找男朋友的時候,他們是不是都會有些共同點?
憶蓮: 我發現我喜歡的或者是追求的,可能是一種很理想的男人,往往在現實裡變成我的男朋友的都是在我比較脆弱的時候。我發現身邊有這樣一個人,他給我很多照顧,給我安全感。
艾嘉: 你對愛的定義會不會有點....?
憶蓮: 一開始的時候我可能會被這種「被保護」的感覺所感動,或者是我會覺得他對我這麼好,我跟他一起我好像可以看到將來。我的性格我應該不會,但我以為我自己會:如果我喜歡一個人,就算沒有明天,我都會跟他一起。我以為自己會這樣子,但事實上,我可能不會。
艾嘉: 你多數分手的原因是甚麼?除了由於事業上的問題。
憶蓮: 我多數分手的原因,是發現他愛我比我愛他更多。我覺得是自己給自己一些誤會、一些錯覺,就是一開始時,覺得這個男人真的照顧我,他真的有誠意,希望跟我有將來。
艾嘉: 那你是不是很容易投入?
憶蓮: 很多時候我是投入在那感覺裡面,我會很容易被那感覺感動,然後我就以為那是愛情。如果我進入一個關係裡面,我一定會堅持,我不是很隨便就會決定跟某人在一起的。

生命尚在遠方
艾嘉: 是否有很多人說你蠻性感?
憶蓮: 我想性感可能就是你流露出來一種願意被人保護的感覺,或者是脆弱的感覺,很女人、很女性的。我覺得每個女人都有好性感的時候,就看在甚麼人面前才會流露出來。
我現在最想做的事是跟一個很愛的男人到一個陽光與海灘的地方,完全沒有工作壓力,然後每天在海灘上談我們的理想、談我們的要求,有一間白色的屋,有很多新鮮的水果。
艾嘉: 你現在生命中最大的期待是甚麼?你對自己的生命,你覺得要付出甚麼責任,或者期待它帶給你甚麼?
憶蓮: 其實我覺得快樂應該由自己去創造。我覺得生命是不停去尋找、不停去嘗試,不要坐著等甚麼事情發生在你的身上。無論是開心或不開心、成功或失敗,我覺得都是很好的考驗。生命有很多東西我想去把握、去嘗試,很多地方我想去,很多人我想接觸,還有無窮無盡的事情,我可以去實踐。

19937月第69期《ELLE

(The above text was originally typed by賓尼兔)


Home

憶蓮溫古知新

http://www.sandyandm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