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圈108個好人之林憶蓮 part 1 

posted by Jackie.h 
林憶蓮 
一個好唔熟路,又要扮向導的人 
跟憶蓮相識有二十年了吧?記得第一次跟林憶蓮見面時,迎面而來一個笑容滿面的女孩子,眼睛笑起來眯成一條線,不笑的時候,眼睛也是一條線。不禁令人産生疑問:她的眼睛那麽小,看得清楚嗎? 
憶蓮的確是一個不認得路的人,對她來說,以下故事,與她的眼睛大小並無關係,若然能夠分清東西南北,已算是很了不起了。所以我從來也覺得憶蓮是與駕駛絕緣的,反正她有保姆車司機管接管送,所以她認不認路根本不是問題。 
不過,每一次見到她,我總會提起那次我們一起駕車時的烏龍事
…… 
有一次,憶蓮打電話來,宣佈她當晚要包雲吞,宴請三五好友到她飛鵝山新居大吃一頓,有得吃我當然奉陪,憶蓮更專誠坐保姆車來到商台門口接載,由於小妹剛考獲車牌,同時亦買了部新車,憶蓮便提議坐我這個新牌仔的車,而司機堅叔先走,她負責在我身邊帶路。 
她自認識得做導航,雖然飛鵝山這些高尚住宅區我甚少踏足,而且又是新牌仔,但那時眼見憶蓮興致勃勃,又蠻有信心,我心想反正有憶蓮在,應該沒問題的,去就去吧!於是憶蓮便跳上我的車子,兩個美少女正式展開一場瘋狂的旅程,心情興奮得有如電影《末路狂花》中,兩個毅然走上公路的烈女子。 
誰知,我們的估計錯誤了,轉眼間,在縱橫交錯的馬路上,我們已經迷失方向了。一路上,兩人只懂得傻笑,毫不焦慮,由於憶蓮有一壺在手(大哥大),我們馬上跟司機堅叔保持聯繫,由堅叔在電話內教路,憶蓮作指揮。 
在憶蓮的指示下,我們轉左,轉右,再轉右,也不知轉了多少個圈,駛到哪裡了?當時我一心只專注在我的方向盤上,以爲憶蓮會帶我走出困境。結果
……在憶蓮英明的指導下,我發現車子正駛入一個無彎可轉的路口,接著駛進了東區隧道的禁區……天呀,我們過了對面海! 
背對著飛鵝山,我只能說句
回頭太難!兩人不禁哈哈哈哈大笑起來。 
這次經驗告訴我,憶蓮在遇到意外時那種冷靜。事後她告訴我,若她不冷靜,怕影響我會更慌張。十分鐘後,我們終於在維園對開停下來。 
咁而家點呀?” 
打比堅叔啦!” 
結果堅叔親自來救駕,這個隧道河終於可以完結。

 

娛樂圈108個好人之林憶蓮 part 2 
posted by Jackie.h 
一個好嚇人的消息,憶蓮要考車牌! 
憶蓮在九十年代中期,曾移居溫哥華生活一年多,那時我已在當地生活了幾年,由於她沒有車牌,而她的家有如在深山中一樣,要經過九曲十三彎方可到達,所以我一有時間便充當她的柴可夫,接送她與女兒李喜兒外出,當時她的女兒一度稱我爲
街街阿姨(因爲我一出現,就表示她們有街可去!) 
後來憶蓮決定考車牌,當時我比她還要緊張,因爲我知道憶蓮什麽是她的方向感。 
憶蓮要考車牌?爲什麽?她搞乜鬼? 
後來她娓娓道出真相,原來她實在不好意思要我每天都爲她東奔西跑。而且她亦準備接父母到溫哥華度假,若她可以駕車的話方便多了,所以在她自己的鼓勵下,決定考車牌。 
既然她要考便考吧,我這個老友當然捨命相陪。 
由於那時候我一直以國際牌在當地駕駛,而憶蓮考車牌這事,也促使我再度挑戰那考了六次筆試也考不上的本地牌。然而,終究無天理,已有十多年駕車經驗的我,又再考了兩次!結果單是筆試我便考了八次! 
而憶蓮呢?輕輕鬆松
1 Take過搞掂筆試!我只能歎句天理何在? 
想不到,當年那個教錯路,指揮我
下海的憶蓮,竟然可以1 Take過考到車牌。不能否認,除了唱歌,憶蓮在很多方面都有天份,而且在她很多的第一次,無論是考車牌,學國畫,縫紉,園藝或烹飪,她都顯示了她的天份和潛能,顯示她神乎奇技的一面(當然,當中她經過一番苦工,而非只靠天才的)。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憶蓮的駕車技術實在令人嘖嘖稱奇! 
記得有一次駕車經過溫哥華
Down TownGeorgia St,憶蓮在距離交通燈約20個車位前停下。 
咦?仲咩停車呀?” 
紅燈呀嘛,你睇唔到咩?” 
此時,後面的車輛已經呠呠聲響個不停。我當然知道紅燈時車輛要停下,不過也爲阿蓮妹手車讚歎!她對安全第一的意識竟然會咁高! 
結果,儘管車牌是考到了,但是接載憶蓮父母的重責仍然是由我承擔,點解? 
以憶蓮的技術,實在令人擔心,不知要走多少冤枉路,才能到達他們的目的地。

 

娛樂圈108個好人之林憶蓮 part 3 
posted by Jackie.h 
一個好正的食店,憶蓮飯店 
衆所周知,憶蓮是一個很爲食的人。她極愛吃,也熱愛烹飪,閑時最喜歡親自下廚煮番兩味,並邀請朋友到她家大吃一頓。 
由於我也是一個好食之人,跟她異常投契,經常聚在一起講飲講食,後來我順利成章成爲她的一隻食腳,經常到她家中作客。也不知是否在食神的關照下,每一次她的傑作,總會帶給我驚喜。 
憶蓮是上海人,對做上海菜很有一手,記得早前她更出書,公開一些煮上海菜的食譜和她的煮送經驗。不過除了家鄉的上海菜外,憶蓮亦鍾情於自創一些Fusion菜,她常會自創一些中西合璧的菜式,宴請好友到她家品嘗。 
至於怎樣Fusion法,真可謂聯合國大兜亂。 
記得她曾經把義大利的醋混入中國菜,又或是中式的醬汁Crossover西菜,還未吃就已經感到Confusion 
我們這一班食客也一度懷疑咁樣煮,得唔得架?” 
但是,這種中西合璧的煮法,煮出來的菜卻十分美味,有時更令我們讚不絕口。 
肉汁香濃的上海雲吞,味美鮮甜的牛骨湯,酸甜參半的番茄湯泡飯,做的人用盡心思,吃的人也吃出她的心血來。每當憶蓮呼朋喚友,叫我們去她家吃飯時,我就知道又可以大飽口福了。 
也許憶蓮對於烹飪自有一套理論,雖然有時會有點古怪,但是我記憶中,她所創作的Fusion菜多數都是百發百中,少有誤差的,一般都可以見得人,有時更是出得大場面,所以她已經成爲朋友中的御用大廚了,而憶蓮飯店亦成爲我們最喜愛的餐廳。 
一直認爲憶蓮很有做菜的天份,除了家鄉上海菜做得好之外,還把創意加入煮食之中,也許這是作爲藝人的那份創作的堅持吧。不過憶蓮飯店最出名的還是她的家鄉上海菜,她所做的小菜,餃子都吃得人津津有味。寫到這堣]不期然有點餓,想起她做的菜,現在就想吃一口。

 

娛樂圈108個好人之林憶蓮 part 4 
posted by Jackie.h 
一個好正的飯店員工,茶水蓮 
臺上林憶蓮,台下茶水蓮 
上一篇講到憶蓮大師傅,烹飪技術高超,菜做得極有水準,經常邀請大班朋友到她的憶蓮飯店開大餐。其實,憶蓮飯店除了廚子出色之外,服務水平更是一流。每一次到憶蓮家,她都會熱情招待,朋友一進門,她就開始忙東忙西。 
要喝點什麽?” 
要不要一點小吃?” 
梳化坐得舒服嗎?要不要多一個咕o” 
你杯嘢飲完啦?要唔要幫你斟多一杯?” 
這個服務員就是這樣東跑西跑,忙這忙那,有時朋友見到這樣,也會感到不好意思,叫她停一下,她的回應卻是: 
你坐啦,你辛苦啦!你都唔知我啲嘢擺喺邊!” 
說完後,她又繼續忙去。 
別看臺上的林憶蓮受到萬千寵愛,凡事有人替她安排,爲她效勞;台下的林憶蓮其實是一個熱愛勞動的茶水阿姐! 
看著她斟茶遞水,忙得不亦樂乎,有時我認爲她有這麽強的勞性,也許她上一輩子,是一條牛也說不定,那時我們都一致稱她作
茶水蓮。 
其實
茶水蓮生性愛勞動,不單是因爲她凡事都喜歡親力親爲,而且她認爲,這是她重視朋友的方式,她很樂意爲好朋友任勞任怨。所以一直以來,可以被她服侍,我倒認爲是我的榮幸。 
不過,既然茶水蓮有這種
癖好,我們也樂得做個皇帝,在這間最舒適的憶蓮飯店,享受一下茶來張口,飯來張手的服務。

 

娛樂圈108個好人之林憶蓮 part 5 
posted by Jackie.h 
1997
年,學友正忙於籌備他的創作音樂劇《雪狼湖》,當一切都準備得如火如荼之際,身在加拿大的我,得知他的音樂劇出了點問題,如常地打了一通電話給學友,順便打聽一下他發生什麽事,話筒中傳來學友苦惱的聲音,他說劇中女主角需要另覓人選,然後時間緊迫,距離演出只剩下個多月,何來合適的人選? 
爲求完美,學友更表示,若找不到合適的人選的話,寧願延期,甚至取消演出!也不勉強赴輝。但是這個音樂劇,足足籌備超過一年,若取消的話,他與過百個製作人員及演員的心血也會付諸東流。 
這一刻,在我的內心,立時出現了一個名字:林憶蓮! 
心想憶蓮絕對能擔此重任,歌唱方面毋庸置疑,而且這兩名各具
食力的歌手,定能擦出火花。可惜當時憶蓮正在閉關準備新碟,若要她走出來演舞臺劇,是很困難的事,別說夢話了! 
明知不可爲而爲之,我卻仍然沖口而出地說
你認爲憶蓮做女主角如何?學友連聲說怎可能呢?。但聽到他苦惱的聲音,實在不忍,明知身在加拿大的憶蓮正忙於灌錄大碟,但爲了安慰這個朋友,我仍然向學友表示,會嘗試找找她,他亦同意的回應我:“NO HARM TRY”! 
次日,我整天都記挂著這件事,忍不住驅車到憶蓮的家找她,把《雪》劇的事告訴她。可是,正在開會的憶蓮表示,製作人員在兩個星期內便會來到加拿大進行錄音,《雪》劇在七個星期後就正式公演,她實在分身不暇,而我,只有失望而歸。 
當晚迅即收到學友的電話,電話中傳來他焦急的聲音:
怎樣? 找到憶蓮沒有?” 
我未敢透露憶蓮的反應。而且事實上,憶蓮也騰不出空擋來,惟有推說明天再試試看。當晚跟學友說了很多心底話,他表示很希望可以達成《雪狼湖》 這個心願,這是他的心血。若成功的話,他夢想《雪狼湖》可以像百老彙的歌劇一樣,將來有其他人把這個劇延續下去,開創東方百老彙的先河。 
學友這一份熱誠,更驅使我有動力把這個美夢成真。數天後,在憶蓮家中享受她的美食之際,我隨意提起學友的事,憶蓮便問起學友近況,我隨即試探她的口風,看她會否考慮,更鼓勵她參與演出,憶蓮隨口便問:
夠時間嗎?結果自當晚開始,我展開了連續十天的外交政策。每天親身到憶蓮家遊說,跟她討論演出《雪》劇的可能,及分析細節。每天清晨五點,例必接到學友的電話,向他彙報軍情。 
這十天忙得天昏地暗,大清早起床到電臺上班,下午到憶蓮家進行我的無間道任務,清晨時分起來向學友分析
走勢,每天睡不到幾個小時。每一通電話,都令學友振奮不已,每天晚上跟她對話,聽到學友對《雪》劇的熱誠,我也變得越戰越勇,連休息都忘記了,誓要爲他出到一分力爲止,流盡最後的一滴血。結果,經過我的疲勞轟炸,憶蓮深思熟慮後,也決定豁出去了,寧願延遲唱片錄音,也要回港演出。學友聽到後當然開心不已,終於放下心頭大石,他更坦言,萬一憶蓮有任何原因而不能演出,他內心已經感激憶蓮的仗義相助,爲了他而延遲錄音。而我,也爲撮成這件美事而滿心歡喜,更向電臺請假三星期,陪同憶蓮一起回港。 
數天後,在元朗的彩排現場,潮濕的天氣下,美術監督奚仲文,音樂總監趙增熹及
Dick Lee,填詞陳少琪,導演,陳淑芬及陳潔儀,一衆台前幕後近百人,在我與憶蓮踏入現場之際,均報以如雷的掌聲歡迎憶蓮。 
看到每個人都全情投入這個劇中,連我也感動得哭了!! 憶蓮展開了半個月的彩排,由練歌,背對白,記走位,甚少演戲的憶蓮在兩個星期內一一做到,令人不得不佩服。 
在學友與憶蓮這個奇妙的組合下,加上各人的努力,《雪狼湖》得到空前的成功,後來更由原本協定好的
15場加開至42場,場場爆滿,而我也功德圓滿了,在臨走前的一晚,正是《雪狼湖》的第五場,我帶著三盒朱古力到後臺爲他們打氣,學友見到我時興奮得抱著我的頭不斷大力地咀了又咀,他的汗水把我的臉都沾濕了,差點沒哭出來。 
我說:
我要走了,而學友只是不斷地說不要走:這些難得的演出,你怎捨得走呢?結果次日我還是忍著淚,踏上飛往溫哥華的客機。 
能夠撮合雪和狼(憶蓮和學友的角色),的確神奇。 是學友對《雪狼湖》的著緊和熱誠,以及對藝術的執著,才令我有決心撮成這事。現在回想,畢竟我還是賺了,用三個星期的人工就可以換來這個難能可貴的機會,親身感受大家的誠意演出,絕對值得!

 

娛樂圈108個好人之林憶蓮 part 6 
posted by Jackie.h 
雪狼湖一事上,憶蓮的仗義相助,學友一直記在心上。 
直到
1998年,張學友舉行了100場世界巡迴演唱會,其中一站來到溫哥華,學友在溫哥華僅餘的一個晚上,堅持跑到憶蓮家一趟(當時憶蓮移居溫哥華),探望她剛出世的寶寶,這份心意不足爲外人道。 
當晚演出結束後,我徑自走到後臺等待,見到大汗淋漓的學友,他接過助手的毛巾,擦了擦面上的汗水,便跟他的主辦單位的負責人陳淑芬說:
不好意思,Florence,我要跟Lulu到憶蓮家,不去慶功了,你替我多謝所有工作人員吧。”Florence當然理解,點點頭說:無問題,記得幫我問候憶蓮跟大哥。學友即跳上我的車子,驅車往憶蓮家去。 
車子在黑漆漆的公路上駛著,看到汽車油缸的訊號燈閃亮著,便駛到一個油站,跳下車,我隨手拿起油槍入油,學友忽然以驚慌的表情問:
你做什麼?你是女孩子嘛!爲何要自己入油?” 
他趕緊跳下車,接過我手上的油槍替我入油,還唱起偷閒加油站來,表情趣怪抵死。 
我不禁取笑他:
你剛才還未唱夠呀?” 
他卻說:我還可以唱下去,直至到達憶蓮家爲止,溫哥華的晚上四周多寂靜呀,沒有聲音,我怕你駕車時會睡著呢!” 
其實居於北美洲的人,自行入油是很普通的事,但見到這麼Gentleman的學友,我當然樂得把工作拱手相讓。 
由於憶蓮的家較偏僻,我們沿途經過樹林,昏暗的路上,街燈斷斷續續的,學友很認真的問道:
這麼僻靜的樹林,會否有獅子大象出現?” 
的確,在這一區,我們經常會遇到不同的鹿、野狼,甚至豹和熊。 
到達憶蓮家已經午夜十二時了,憶蓮及大哥一直都在等待著學友的出現,憶蓮發揮她
茶水蓮的本性問:要不要吃點什麼?剛做完show,肚子一定餓了吧?” 
我倆異口同聲說:好好好!可以吃的,容易做的,儘管放馬過來。學友還補充說:其實今晚最想的,是大家可以聚一聚,看看你們的Baby李喜兒而已!” 
這個契哥真有心!憶蓮跟學友均是胡楓的契仔契女) 
見到憶蓮親自下廚爲我們煮面,學友還笑說:
我第一次食亞拉下廚煮的食物,真難得!(亞拉:即拉尾的意思,衆多契兄弟姐妹中,以憶蓮排行最小) 
這個晚上,我們四人就這樣說說笑笑,度過了一個溫馨愉快的晚上。

 

娛樂圈108個好人之林憶蓮 part 7 
posted by Jackie.h 
94
年我以個人身份,負責憶蓮的工作事務,爲她的第二主打歌曲"赤裸的秘密"造勢。 
跟憶蓮爭論了四個小時長途電話,大家也拗得面紅耳赤,終於說服她做一個劇場版在電臺播放,正爲男主角人選而煩惱,腦海中浮現一個熟識的名字:張國榮! 
Leslie不是最合適的人選嗎? 
但當時
Leslie已退出樂壇,有可能嗎?博一博吧! 
Leslie一向很疼愛憶蓮的,猶記得Leslie一次專誠到臺北,在酒店大堂致電我和憶蓮的房間,稱要上來問候憶蓮的近況,得知她最近爲大方向(事業)而苦惱中,單是在房間談這個話題已用上大半天時間,以他倆的交情,Leslie會答應吧…… 
致電給溫哥華的Leslie,並將事情清楚地告訴他,想不到Leslie竟爽快地一口答應,更口甜舌滑地說:"無所謂啦,你叫到。"逗得我心花怒放,爲了配合我們錄音的檔期,他更在飛往新加坡的旅程中,專誠來香港停留一晚。 
Leslie著我預約CBS錄音室,以及他指定的錄音師亞七,萬事具備,只欠Leslie這陣東風了。錄音當晚,Leslie習慣性地準時到達。 
問他對劇本有沒有意見,
Leslie說,基本上沒有大問題,尊重寫稿人的心血,不用改了。當晚只單錄Leslie一人的獨白(憶蓮在美國拍攝唱片封套),錄音過程非常順利。
憶蓮得到這麽大的禮物,當然要好好感謝
Leslie的拔刀相助,誰知身在L.A.的憶蓮拍畢唱片封套後,就急不及待飛到溫哥華親自多謝Leslie,在他們相約在溫哥華的晚飯中,心血來潮,兩人竟驅車到李宗盛位於溫哥華的錄音室中,借用器材重新再錄一次,成爲後來憶蓮其中一雜錦哪個版本。 
Leslie曾幫過不少人,憶蓮這事只是其中一人。然而,灌錄這條聲帶看似簡單,實際上卻困難重重,已退出樂壇的Leslie做一些與音樂有關的事務,似乎有點自相矛盾,要面對不少壓力,但是Leslie對憶蓮的確寵愛有加,懶理他人的看法,再一次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