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Feb 2008


精選碟 Diva Remix
posted by天地蝦頭
收錄
2980年代三大天后林憶蓮、劉美君、林志美精彩remix作品
220日發行
曲目跟
05年精選碟盛放憶蓮Disc 3完全一樣
原來這張
Diva Remix是翻炒再翻炒
盛放憶蓮
Disc 3 + 完全精選劉美君Disc 3 + 完全精選林志美Disc 3
Sony BMG
真環保

收錄2980年代三大天后精彩Remix作品 
包括 林憶蓮
-傾斜~114Power Mix, 講多錯多~激到跳舞版05,盛放憶蓮-Mega Mix, 
劉美君-最後一夜~Re-arranged Disco Version, 這雙眼只望你~Remix Version, 
亞熱帶少年~Subtropical Mix, 林志美 
-雨夜鋼琴~Blue Mix, 
月影~Moonlight Mix及攝石人~Magnetic Mix 
DSD
數碼重新編製 

Disc 1 林憶蓮 
01. 05' 盛放憶蓮 Mega Mix (愛的廢墟, 灰色, 愛情I DON'T KNOW, 住家男人
02.
講多錯多激到跳舞版 
03. 燒之印度火西施 
04. 住家男人 Hi-Lite Mix 
05.
傾斜 114Power Mix 
06.
灰色 Double Mix (灰色, 灰色化妝

Disc 2
劉美君 
01. 一見鐘情 (remix version) 
02.
這雙眼只望你 (remix version) 
03.
最後一夜 (re-arranged disco version) 
04. Give Me All Your Love, Boy (Remix Version) 
05.
點解 (remix version) 
06.
玩玩 (remix version) 
07. Mind Made Up (Extended Mix) 
08.
亞熱帶少年 Subtropical Mix 
09.
霓虹鳥 (re-arranged disco version) 

Disc 3
林志美 
01. 幾個風雨天 
02. 愛的突破 
03. 伴你一億里 
04. 雨夜鋼琴 (Blue Mix) 
05.
偶遇 (Sea Side Mix) 
06.
你的眼神 (Mystery Mix) 
07.
初戀 (Mad Mix) 
08.
月影 (Moonlight Mix) 
09.
攝石人 (Magnetic Mix) 
10.
時光影印機 (Extended Mix) 
11.
想你千千遍 
12. 愛的火花 
13. 新宿物語 (特別客串郭小霖
14.
點指星Sing12" 


Youtube : 張震嶽演唱會
uploaded by drblackie (posted by齊手相蓮@憶蓮盛放)
Let Go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Vu4yy4Ublo


Put Your Records O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iHyfIbJCN0


明報 : 一個時代的衣架 -- 記《號外三十》座談 
世紀人文·關懷·視野

2008-02-11

香港三聯書店月前舉辦了「香港視覺潮流先驅——《號外》風格三十年」,由《號外》創辦人之一鄧小宇先生、自八六年已加入《號外》、現已是《號外》的副出版人及創作總監的程少偉先生和前執行編輯劉天蘭小姐主講;並由結集《號外三十》主編呂大樂主持。講者展示了《號外》雜誌由創辦到現今的封面照及版面,回顧了《號外》雜誌風格的發展:封面是如何拍攝的、在風格上有什麼開創性、這三十年來經歷了什麼變化,現經摘錄,分刊於今明兩天,以饗讀者。

鄧:鄧小宇 劉:劉天蘭

白書紙:原意是粗糙新聞紙

鄧:我們初期辦《號外》時,其實沒有資源、亦沒有時間放在視覺上。陳冠中最初的理想是辦一本像美國紐約的
Village Voice那種比較地下、波希米亞感覺的刊物,我們仿照當年Village Voice用報紙的形式,現在可看到第一期(一九七六年九月)的《號外》,用了比較粗糙的新聞紙來製造那感覺,但很不幸地,有很現實的問題,報販反應很差。於是要妥協,就用了一種質素比較高的白色書紙做第一頁,看上去比較漂亮,這其實並非我們的原意。《號外》現在已辦了超過三十年,其實我們出版至第五期(一九七六年十二月)時已準備停刊了。反正都要停刊了,不如試印彩色,用回報紙紙,不用顧慮。封面呢,通常人家聖誕節特輯當然很歡樂,但我們的封面就是一張插圖,插圖堛漱k孩子伏在床上哭,有一張男孩子的照片被劃花了,似乎她是失戀了,其實《號外》一直在做一些比較underdog、另類,比較不是主流的東西,這是《號外》多年來的特色。

很明顯地第五期停刊不成了,之後我們現實一點,用雜誌形式出版,每月一期。大約是這個大小(十一吋
×八吋半),視覺風格還是很原始的,因為我們沒有資金,也沒有人力物力,找不到攝影師為我們拍封面,唯有找來當時的美術編輯,亦是《號外》的創辦人之一胡君毅。他很擅長繪畫漫畫,那時差不多每一期封面都是用他的漫畫配合主題,如那期講香港電視特輯,他就畫了一個人頭變了電視機。

接着亦是要靠好朋友支持,有時他們會免費為我們拍照,像這期(第十二期,一九七七年八月)封面上的少女,是有一晚我跟楊凡在喜來登酒店的咖啡室堙A看到這少女抽煙很有型,就走上前問她想不想為雜誌拍照,她顯然不知道《號外》是什麼,但也沒所謂。我們刊登的方式也不是一般的大頭相形式,而是一張一張菲林片排列着,上面有她不同的姿勢,用了一個較另類的手法。

接着開始有一點看頭了,有真人拍照。當時亦是朋友關係,找到一位攝影師叫辜滄石(
Jonny Koo)。他是一位很有名的時裝攝影師,亦只是象徵式收回菲林的錢。這期(第十九期,一九七八年三月)的封面特輯是「名人美容師」,亦用了兩位有名的髮型師Ray Chow Suiki Lor 做封面作為一個配合,開始用真人做封面。這期(第二十期,一九七八年四月)亦是Jonny Koo 替我們拍攝的,年紀大點的朋友應該記得當時有個「油脂曱甴」的年代,那些「油脂仔」、「曱甴仔」穿得很新潮、古怪,打扮和一般人很不同的,我們亦找他們拍照片,做到一定的效果。

除了
Jonny Koo,當時義務幫我們的攝影師還有楊凡。其實楊凡的風格跟《號外》不大相同,《號外》比較前衞,楊凡比較浪漫古典。

《號外》初期的
logo 是胡君毅設計的,到了第三十四期就變了,這logo 是插圖社設計的,一直沿用至今。他們是一群對平面設計、時裝很有興趣的年輕人,風格偏向歐美及日本式。插圖社為我們做了七期封面,這是其中一個經典封面(第三十六期,一九七九年九月),亦是《號外三十》十個封面之一,特集叫「中國靈感」,其中一個女子是劉天蘭,另一位是杜嘉麗,是一個很bold 的封面,整個封面用上紅色,連化妝亦用紅色,是一個很大膽的嘗試。

大開度:要拯救《號外》就要惡些劉:我可以補充一下這特輯的衣裳,我們穿的全都來自國貨公司,是插圖社的
Philip 郭立熹、阿豪(黃健豪)、Tenny Cheung 找來的,當年幫我們熨衣服那位叫Vivienne Tam,你看到我頭上戴的飾物、耳環、象牙手鈪等都是最典型的國貨,他們懂得mix & match,把它們時裝化了。

鄧:接下來風格又轉了,岑建勳上場出任總編輯。他是個很着重文字、意念的人,好像這期(第四十期,一九八
年一月)的主題是毒品,封面上的女子抱着洋娃娃,但鏡內的影像卻很恐怖,女子正在打針,有點investigative reporting 的感覺,封面配合主題。早期《號外》要配合主題靠插畫,這個時候便有照片,好像「夏日情懷」就拍張國強吃雪條,講包裝的便有陳秋霞正被包裝,四周年那期便很聰明地用了四個頭做封面。

這個是楊凡拍的,一個很有名的封面(第五十五期,一九八一年四月)。在七八十年代,香港雜誌幾乎全部是女明星做封面的,我們可以說是第一本找男士做封面的雜誌,就是黃日華。那時他第一套電視劇剛推出,好像叫《過客》,剛走紅,這個封面當時是賣清的。

一九八二年四月,《號外》第一次變成一個巨型大書度,這個意念是施養德想出來的,他說如要拯救《號外》,必須要惡點、嚇人一跳,他就想到用 一個很大本的形式( 十一
×十七英寸)。這期封面亦是張叔平任美指,而施養德很好,並不干涉我們,拍出來他也嚇了一跳。很少人會用側面做封面,封面人物一定是望着鏡頭,望着你,那眼神是吸引你來買,側面封面是個很大膽的構思,而這個女孩子亦只是朋友的朋友,並不是什麼明星名人,出來效果卻不俗。

非商業美學:黑白、側面、沉底劉:其實真是很艱苦經營的,書要變大,視覺上無論是封面或是內頁的
layout 都有很大改動,封面很幸運地找來當時小宇的好友張叔平幫忙,攝影師是孫淑興,模特兒是名不經傳但很漂亮的Eva,衣服是她自己的,髮型亦是稍作梳理便可以,那化妝怎辦呢?恰巧《號外》有個自己人,於外國讀書時在一個makeup studio 媥リぃ屆A那人便是我了!出來的效果亦是開心的,巿場上反應亦很強烈,自此開始了大書,封面由張叔平主導的一段日子。《號外》變大後需要多些人幫忙,我亦加入《號外》當執行編輯,天天上班。

與此同時,頗經典的「號外衣架」欄目亦誕生了。

如果講《號外》的視覺風格,展現它的平台,第一是封面,第二是排版,第三是照片包括「號外衣架」,現在叫
fashion editorial

關於「號外衣架」,我記得有一次岑建勳有點生氣,不知誰說《號外》不可能不用彩色拍時裝照,那時我們沒有錢印彩色嘛,他就說: 「不!黑白也可以!」於是我們便得到鄭浩南在一個黑漆漆的
studio 堙A打top light,玩shadow,出來效果亦不錯。所以,自大書度開始,每期封面以外,我們都會炮製一輯「號外衣架」,有時是名牌,有時不,那時八年代初期很多日本品牌走入香港。

變了大書後,內頁排版的方法是施養德定下來的,有個
bar 顯示欄目,有作者名,多少欄、一行多少字,都是他訂的,我就負責把整件事實踐。

這個封面(第六十七期,一九八二年七月)亦是張叔平任美指的,人物是劉德華。有時也有外景的,這地方是畢打行,搬了一塊三角形的鏡子
……

鄧:這是自己?的,這期的特色亦與Eva 那個有點相似,那個用側面,這個是閉上眼睡覺,同樣是封面大忌,張叔平的構圖把人放到最底部,放在報攤,別人看到「號外」便看不到劉德華,劉德華那時亦尚未走紅,是一個一點也不商業,但很有空間、很有美感的封面。(第六十八期,一九八二年八月)我們終於厲害得連Joyce boutique 的老闆Joyce Ma 也肯替我們拍封面,在攝影師陳道明九龍城的家拍攝跟訪問的,背景是兩支鐵管,黑色那些是organza 布料鋪在一塊發泡膠上。此時《號外》開始漸漸被主流接受。

(二之一.明續)

2008-02-12

鄧:鄧小宇  劉:劉天蘭  程:程少偉

劉:這期
William(張叔平)再下一城(第九十二期,一九八四年四月),這位是崔台菁小姐,是台灣一位紅歌星,但在香港未必人人認識。她是個很風騷的女人,William 就這樣安排她的姿勢跟衣服,拍攝地點在哪?那時我住在紅磡一家很特別的舊屋,是幾十年前的英國大班住過的,一些很富殖民地色彩的環境,所以往後見到很多外景其實都是我家。

鄧:張叔平亦把整個構圖傾斜來製造效果,這個應是酒吧,以及「號外」兩個字用黑白色,我想亦是他的意念。

劉:這個我做的(第八十六期,一九八三年十一月),成龍那次很趕時間,亦很乖,隨我怎樣做,我就把他變成一個斯文的
college boy。說一個內幕,當時那裇衫領口太窄,是他很靈活變通地用剪刀在背後一剪,照片上看不到,拍了七分鐘便成。後來有些封面William 不在現場,就由我獨自製作。

鄧:這是鍾楚紅,張叔平拍得她好像完全沒有化妝一般,與一般鍾楚紅拍的照片很不同。劉:以前她走紅的時候是很
sexy、很艷的、很glamorous的,這清淡很多。

土法煉鋼

劉:這張有沒有人認得(第一二二期,一九八六年十月),這個是林保怡。現在做
graphic 有電腦,有PhotoshopIllustrator,什麼都可以變出來,當時是沒有的,你看到畫面上的水從天而降是真的。告訴你製作過程好嗎?在攝影師Sam Wong studio,我把Bowie(林保怡)放在椅子上,椅子放在我女兒的玩具水池內,旁邊放一把兩三級的梯子,然後每拍一張相便倒一盆水下來,這樣是否叫土法煉鋼呢?當然倒了很多次,最後選了這張,是完全沒經過電腦加工,大家請欣賞。

這張(第一八四期,一九九一年十二月)是《號外三十》其中一個封面,張國榮的京劇花旦造型。大家以為這個是《霸王別姬》的劇照之類,其實不是,當時我請
Leslie(張國榮)拍照,有兩個概念給他選,他選了這個,然後我就去統籌,找人幫忙,找衣箱、造手師傅、化妝,甚至替他貼假指甲,在Sam Wong studio 埵ㄓF一整天,那時他還未拍那套電影,還在競爭那角色(鄧:尊龍跟他競爭),陳凱歌與徐楓還未下決定的。Timing 是如此奇妙,打稿出了後,碰巧Leslie請我去台灣金馬獎,他任頒獎嘉賓,我把打稿塞進行李堙A頒獎禮後回到酒店我才記起要給他看,他看了後很高興,問我要了那張打稿,之後不久便在報紙上看到,(按:《霸王別姬》)決定由張國榮演了!這麼多年來我沒有機會亦未嘗試過去問Leslie,是否看過相片容易下決定呢?直至兩年前一個上海記者訪問我,那記者亦訪問過徐楓小姐,說她的確見過這樣的一張照片,之後,其他都是歷史了。

隨着發展, 此時《號外》的美術指導有一位叫
Alone Chan,找關德興做封面(第一五一期,一九八九年三月),有趣吧?關德興穿Gaultier,化學作用相當有趣。林青霞小姐的封面(第一四三期,一九八八年七月),經過事後retouching 的,都是Alone 時期的作品。這個八九年十二月的封面,當時《號外》出台灣版,同樣用張艾嘉做封面,亦是Alone 的作品。

加入西方的
soft

程:用蘋果其實是周肅磐的意念,跟大家分享,他覺得做一個封面,除了呈現一個人外,亦要跟一件物件發生關係,他當時與Alone 便選擇跟一個蘋果發生關係,我覺得這點幾有趣。Androgyny(第一七三期,一九九一年一月)是我做的封面,Ringo Tang攝影,那時尚未有電腦,我們真的用collage 去做的,在曬板房弄底片,逐個人裁出來,逐個人貼上去。模特兒都是朋友,林奕華、Winifred(按:黎堅惠)、黃耀明、周穎端,當時頗突破,一群這樣的人穿上白裇衫,配合堶悼裇衫的主題,用拼貼的方法。


這個是林憶蓮(第一九八期,一九九三年三月),是我自己做的,由張文華攝影。我們的封面有部分靈感是來自一些外國雜誌或時裝品牌的廣告,譬如這個,我當時倣效時裝設計師
Romeo Gigli 的一個image ad去做一張近似的照片。當時,譬如你剛看過很多《號外》風格的封面照片,一定要很sharp、很清楚的,但我們同時亦想到在圖像方面,為何外國人看的東西、呈現的東西會這樣soft,而中國人看東西永遠都要很清晰?以當時的科技,拍攝封面通常會用slide 的,但我們刻意用寶麗萊或相片去做,拍的時候刻意弄到一點點out focus,以營造這樣的效果。

這是我第一次跟周潤發合作的封面(第一五九期,一九八九年十一月),我覺得很好玩。《號外》很少將人物變形去處理封面,黑白的。其實我一直以來亦是繼承着《號外》的風格,在從前人做的東西中找變化,這個封面用了一個類似魚眼的鏡頭,用
wide angle去拍攝,將相片扭曲,使周潤發的樣子趣味化了,而他本身是拿着煙斗的。

這個你猜是誰?這是李連杰(第一八
期,一九九一年八月)。這個封面其實頗大膽的,首先在李連杰本身的造型方面,我們想讓他變得比較有時代感,所以就加了一頂agnes. b 的帽子。可順道講一下封面的製作,如剛才天蘭所講,前期做《號外》封面,很多時是很即興的,到後期我加入《號外》後,很多東西都做多了準備。那時我想這個封面時,已打算要拍大頭,並想有點特別,想到要望鏡或不望鏡頭。

這個亦是另一個我自己很喜歡的封面(第三百期,二
○○○年九月)。其實大家都知道莫文蔚是誰,而且她的character 這樣突出,就算我遮住她的臉大家都認得吧,這個應該是三百期紀念及近節日時候,時裝開季,所以我想做一個比較有節日氣氛的封面,讓她戴上眼罩,好像去party 一樣。下一個亦是(第三一七期,二○○二年二月),這兩個你猜是誰?Twins。這樣紅的藝人,怎樣也會被認出,毋須看到樣子,或可以說憑着她們本身的魅力就可以。這個封面的思考過程是這樣,因為很少兩個人一起上封面,要同時表現兩個人的character,碰巧當時二月是情人節,所以想到了愛與恨的主題。二人穿白背心也甚sexy,所以叫她們穿著拍攝。

另外講一講《號外》的版面
layout 設計,其實一直以來《號外》的版面變動不大,精神沒大變化。這是施養德講過的,直至現在我亦是用這個方法,最基本的《號外》元素是文字、圖片及空間,空間很重要。以前《號外》一直以黑白色為主的,我就加入了一種紅色YM100,這紅色是我很喜歡的一個基本顏色,在書婺g常出現。

封面沒有人物的時代

這些階段開始封面沒有人物。為何《號外》
logo 變得這樣大呢?你可看到二○○○年一月,那時是互聯網的年代,施生(施養德)想到的主題是「Big」,互聯網開放了,很多東西可以很大、很闊,沒有限制,同時《號外》亦有個改革,首先logo 亦同樣變大,當然也有巿場考慮,放在報攤比較清楚。接着一直看到些不用人、只用設計或字款做的封面,譬如這期( 第三一六期, 二○ ○ 三年一月) 講體驗, 用experience,或用書法(第三二九期,二○○四年二月)做封面。不用人做封面,在雜誌界是頗突破的,現在可以見到很多外國雜誌也是不用人,白色或沒有任何事物做封面,可增加讀者的思想空間。去到六年的《號外》,踏入三十周年紀念才用回人做封面。大致上《號外》平面視覺發展是差不多了。(二之二.完)


謝安琪唱沒結果
posted by天地蝦頭
212日林一峰在Star Hall舉行 The Storyteller Concert
頭場嘉賓謝安琪自彈自唱了沒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