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Apr 2006


星島日報 : 陳輝虹撇甩憶蓮 單拖睇騷 
2006-04-09 
來自冰島的外國樂隊Sigur Ros前晚在九展舉行演唱會,不少藝人均前往捧場,近日盛傳女友林憶蓮懷孕的陳輝虹,未知是否不想憶蓮舟車勞頓,故此單拖出席,期間駐足擺賣Sigur Ros紀念T恤的檔攤。其他捧場的圈中人有黃耀明、at17、鄧麗欣、黃德斌等。
Sigur Ros初出道時就是唱冰島語,其音樂特色古怪新穎,別樹一幟的風格在外國反應極好,而昨晚所見很多香港人佔入座率很多,在香港受歡迎程度亦可見一斑。


新報 : 黃耀明撐Sigur Rs 
2006-04-09 
來自冰島、擅長玩特色古怪新穎音樂的組合SigurRs,前晚於九龍灣會議展覽中心舉行演唱會。由於Sigur Rs今次來港只演一場的關係,故前晚全場爆滿,座無虛席。
此外,前晚演唱會亦吸引到不少娛圈熱愛音樂的圈中人前往捧場,當中包括有黃耀明、鄧麗欣、
at17最近被盛傳女友林憶蓮懷孕的陳輝虹,而單拖前來的陳輝虹入場前對門外擺賣的SigurRs紀念T恤檔攤甚感興趣


11 Apr 2006


憶蓮@夏威夷
在一個個人網站發現,憶蓮48日在夏威夷檀香山登台,那是一個 private function,她擔任表演嘉賓,其他資料不詳,從照片看,她穿了《夜色無邊》的服裝,有舞蹈員,應該有唱《Diva》。雷頌早前說她原本在330日要去美國,應該就是為了這個演出。


more info about 憶蓮@夏威夷
from : http://whiteboardsandy.blogspot.com

差一些...
差一些小弟便加入了跨國企業萬國商業機器,其亞太區 top sales 日前雲集 Aloha
島,領獎兼睇 show... 神秘嘉賓竟然係... 大家都知啦...
奈何小弟現在只是紅籌國企的小職員:本世紀最冇 synergy M&A...


東周刊 : 天賦的滋味

text by 天地蝦頭

東周刊 # 137 3"金牌飯局"
憶蓮 + 黃柏高品嘗日本料理
"金牌飯局"快將集成書
收益撥捐由憶蓮擔任大使的
w善團體"健康快車"

photos轉載自 http://www.re-sandylam.com


12 Apr 2006


快周刊 : 快樂頌 倫永亮

thanks : tc
http://www.xpweekly.com/common/content.htm?link=xpweekly/0398/ent/20060407ent0028/content.htm&topic_id=0102

倫永亮沒有雷頌德的型、林夕的Cool、黃偉文的潮,卻擁有可以令旁人快樂的神經質。
正如這天,他甫踏進這間家具店,便已經盲舂舂把一盞吊燈撞得搖搖晃晃,我在旁看得驚心動魄,他卻只管摸
痛處傻笑。
又正如他這二十年的演藝生涯,從前身旁總會有梅艷芳、林憶蓮、葉德嫻拍住上,如今則是站到舞台的邊緣,為陳寶珠、靜婷、吳鶯音等前輩級歌手演唱會做音樂總監
……
在旁觀者眼中,多少會認為他的音樂事業正在走下坡、危危乎,然而他自得其樂,開心到不得了。「嘩!跟靜婷、吳鶯音那班歌手合作得最開心!她們個個都很專業,個個識睇譜,聚埋一齊就會好嘈、好熱鬧!」更經常問身邊好友:「咁多人死,又唔見你死?」
他說,在4月底舉行的個人演唱會上,將會把自家這種神經質帶到紅館去,演一齣用音樂來表達的「棟篤笑」。而為了這次演唱會,最近他經常失眠,嚴重到要看中醫。
「我唔係因為有壓力而失眠,而係個腦有太多構思,諗到心花怒放,一合埋眼就有好多單簧管呀、小提琴呀、豎琴
聲音我耳邊出現!」
眼前的倫永亮,腦海中浮現了佛家用語中最常見的兩個字:涅槃。又或是莊子所言:「心如明鏡,靜聽天籟。」
此刻,倫永亮戴
沒有播放音樂的耳筒,應該正在享受無比平靜的內心,不以物喜,又不以己悲的境界。
正當演唱會這個話題談得歡天喜地之際,倫永亮忽然輕拍我的手臂,煞有介事地說:「我好想
度借你支筆,去多謝陳寶珠、葉德嫻、呂方、李國祥、林憶蓮、詹瑞文和陳潔靈。我致電給他們時,個個都二話不說便幫我忙。好似呂方呢個友仔,他每個星期都會打電話給我兩、三次,問我的進度如何。
「仲有詹瑞文,他是我的超級偶像,當我打電話邀請他時,他一知道是我,便嗌到癲晒,仲話:『我好細個已經聽你的歌喇!』」說到這堙A他藐藐嘴:「咁佢又有幾細個喎?」
另一個煞有介事的問題,是在這個騷中會否唱〈歌詞〉。「這首歌我真係唔想唱!」
〈歌詞〉不是他的首本名曲嗎?他喊咁口說:「個個都以為首歌是我寫,其實是潘光沛寫的!到現在,依然有很多人一見到我,便會唱『歌詞將音樂喚醒!』我唔曉寫
咁高深歌!就因為咁,很多人便覺得我寫的歌很深!」
給人有這個錯覺,只因他的音樂造詣確是精湛。他自小便跟哥哥學鋼琴。畢業於美國
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古典音樂系。後來他執起教鞭教了兩年音樂,有二百多名學生。結果因為學校沒有經費,他失業半年,但又給他找到在酒廊當歌手,還多了一隊樂隊,叫做「Finger in the Cloud」。
「隊
Band有一個黑人、一個白人和一個金髮女郎。個女仔本身好保守,但唔知點解一上台就會低胸,所以我們幾個都叫她做『金色炸彈』!當時我們每晚都在一間很高級的夜總會唱九點至一點,150蚊美金一晚,好開心,見到很多世面!」
86年,他回港探媽咪,有同學親戚知道他識唱歌後,便著他出唱片。兩個月後,他便自資出了首張唱片《倫永亮歌曲創作集》。「賣得七千多張,PK!」
後來潘光沛作曲作詞寫了〈歌詞〉一曲,找他主唱,參加四台聯辦的歌曲創作比賽。「最後贏鬼
,好Lucky,有好多Noise!」
最後,他簽了給華星,出了第二張唱片叫做《還我所有愛》。「這碟是個奇蹟,製作成本是華星全年最低,銷路亦是華星全年低,賣到二千幾張,哈哈哈!」
隨後得到當時公司監製黎小田賞識,為張國榮、梅艷芳等人寫歌。呂方的〈每段路〉、杜德偉的〈不要重播〉、羅文的〈乜都拗〉等,幾乎寫邊首
Hit邊首。「到阿梅的《烈焰紅唇》那張碟便開始爆,我才正式專注做幕後,一直際遇很好。開始為阿梅的唱片做監製,又為憶蓮的『都市觸角』系列做了三張碟。」
90年,他聽到張洪量的〈你知道我在等你嗎?〉,知道此歌Hit硬,便跟黎小田提議出碟。「結果便出了《鋼琴後的人》,賣了十三萬多,那時我才真的Hit了起來。接的《給戀愛喝采》,又賣了八萬多;《One Voice Ten Fingers》賣到十二萬幾,都叫做OK啦。」
除了為其他歌手監製唱片,九十年代初,他更因呂方而首次擔當演唱會音樂總監。一眾天皇天后看過了,又紛紛找上門,其中尤以梅艷芳、林憶蓮和葉德嫻合作得最密。
問他跟這些天后們合作的分別,他竟然說:「個個都係女人囉!哈哈哈!﹂
然後他感概地說:「直至現在,我很多時都會掛住阿梅!兩年前我得到她最後演唱會的
DVD,到現在我仍然不敢看下去,每次看到第五首歌,我便要熄機!因為我看到一個女人在台上顯得很辛苦,聽到的是一個病人的聲音,我很心U!」
至於林憶蓮和葉德嫻,倫永亮說:「我叫
Sandy做林蓮,她叫我做倫亮。她教我唱歌,是我師姐。每次見面,我們都是談論發聲。有晚,她便在我家教了我三、四個鐘,教我唱「Lan Zhi」、「Lan Zhi」,我問她這兩個音是甚麼意思,她卻說:『我都唔知,不過呢兩個音係得既!』哈哈哈!」
還以為可以趁機打探憶蓮的感情生活,誰知他十分醒目,「她只是間中有跟我談她女兒的事,以前她跟李宗盛結婚、離婚我都唔知
,我亦沒有刻意去問。」
至於葉德嫻,他則說︰「她要我叫她做
Auntie Deanie。我跟她每次唱〈兩個女人〉,她一望到我就會忍不住笑。
「跟她做演唱會,我服得五體投地,她是最有準備的一個,在開演唱會前六個月,每星期總會來我家兩次,要練到滾瓜爛熟,有時在我家開完會,她會幫我執屋,仲鬧我好用個鮑魚刷刷到個洗碗盆花晒,迫我請工人。哈哈哈!
「她是個很有原則、對音樂很有
Passion的人,她會看好多好多演唱會,包括跟我一起去看周杰倫,總之她會一直在Upgrade自己。」
不知甚麼時候開始,倫永亮跟天后們孖住上的場面已愈來愈少見,問他為何這幾年低調起來,他說:「其實我並沒有放棄過唱歌,只是近幾年少了幫歌手做監製,因為好大壓力,一個歌手的星途都是放在監製手上,加上現在做唱片,時間太長,很多時都要捱更抵夜,所以我寧願寫歌,叫對方另找監製。」
演唱會的音樂總監,他還有繼續做,只是拍檔已經變成了陳寶珠、靜婷、吳鶯音。
「老實講,我生活的主要收入來源,都是演唱會總監。」
03年,他推出過一張把老歌加入西方音樂中的專輯,叫《秋夜》。「那是我死慳死抵儲錢去出的唱片。不過那張碟我只給唱片公司發行,宣傳不足,沒有很多人知道,我自己又不會打去TVB叫人讓我上電視。」
另外,這幾年他亦跟潘源良寫了兩個音樂劇。
「一個是關於民間傳奇,一個是關於個癲佬。我和阿潘都很有野心,不想做得鬼鬼祟崇,很想搞得大型些。因為這是我的理想。」
生活札記
不用工作的日子,倫永亮很注重身、心的修練,游水、打羽毛球和研究佛學都是他經常做的事。「我今年
49歲,再不好好利用未來這十多年去做些劇烈運動呢,我就冇機會了!我不想看到自己將來要病很多年!
「至於佛學,是早於
9697年開始研究。我現在可以這樣快樂,都是因為這個哲學改變了我對人生的看法。去年我在香港大學修讀了一個關於這方面的課程,因為我自覺對於佛學依然知得很膚淺,我亦有打算開始學靜坐。」
在生活細節上,他是個很粗心大意的人,例如,他試過把未喝完的罐裝可樂放在車頂後還繼續開車。「哈!點知返到屋企,罐可樂仲係度喎!」又有過三次跌銀包的紀錄。「
That's Why我現在的銀包咪有個扣囉。」
翻看資料,他亦試過一次匆匆忙忙趕往唱片公司,結果竟然入錯隔鄰教會門口,參加了主日崇拜;最恐怖的那次,是葉蒨文到他家,他竟然執完狗糞後,沒有洗手便拿一碗麵給對方吃!
我向他露出一副很驚訝的表情,但他還要辯駁:「我覺得冇乜事喎!我有用紙包住嘛,張紙又冇濕到我隻手!」
於是我明白到,他最好的朋友為何都是女性為主。


13 Apr 2006


大河報 : 老牌情歌王子重出江湖做客鄭州接受本報專訪 巫啟賢 願意做超女評委 
2006-04-13 
驟降的氣溫絲毫沒有影響歌迷的熱情,當老牌情歌王子巫啟賢昨晚以一首《人生如夢》拉開鄭州歌友會的序幕後,河南電視台演播大廳里的歌迷們就一直沉浸在巫氏情歌的濃濃深情之中,感受歌者傾訴愛的澎湃。
馬來西亞籍創作歌手巫啟賢縱橫歌壇
20年,唱過無數經典情歌。很久沒有發片了,很久沒有登台一展歌喉了,巫啟賢在忙什麼?近況如何?昨晚,在歌友會之前,本報記者對巫啟賢進行了專訪。
可能出任超女評委
日前有消息稱巫啟賢將與李宗盛、孔祥東等
5人一起出任2006超女評委,記者昨晚就此嚮巫啟賢當面求證,他回答:不排除這個可能,主要看我的時間。身為台灣多檔綜藝節目主持人,巫啟賢一嚮以心直口快、言辭犀利著稱,而今年廣電總局又為選秀活動評委設定了框框,如果真做超女評委,巫啟賢會變得溫柔一些嗎?巫啟賢說,他在台灣主持的節目大多針對成名藝人,所以評點一針見血,但超女是新人,所以要求不會那麼高,如果當超女評委的話會從選手特色、可塑性方面考慮,然後要看跟上屆超女相比有什麼不同,點評時我會提出一些很良心的建議
新專輯
5月底面世
有人說他是
情歌王子,有人說他是大馬歌神,他是上世紀末最具人氣的實力派唱將。巫啟賢從上世紀80年代步入歌壇,至今發行專輯近40張,獲得過無數殊榮。經過數年的調整,巫啟賢說他將於今年5月底推出一張新專輯。雖然已出過很多專輯,但巫啟賢還是掩飾不住欣喜與期待,他說:我一直在忙這張專輯。我把台灣一些頂尖的樂手帶到北京去,跟北京的弦樂團合作,重新演繹幾位女歌手的經典歌曲。我還到北京學聲樂,希望把我的流行音樂跟藝術的東西再靠近一點。我做了20年的流行樂,若還一直停留在流行那個層次就有點不長進了,我希望有更多內涵,所以用了半年的時間,在北京把兩個樂隊交融在一起,編曲配樂,整個架構做得更大。
翻唱別人的好歌
巫啟賢自出道以來,就對情歌情有獨鐘,他的《太傻》等
巫式情歌一直被大家廣為傳唱。但在即將推出的新專輯中,他會翻唱其他歌手的成名歌曲,比如鄧麗君的《在水一方》、齊豫的《歡顏》、林憶蓮的《至少還有你》等。作為一個實力雄厚的創作型歌手為何翻唱別人的作品?巫啟賢說:我是一個擁有創作實力的唱將,但我以往音樂中很多很紅的歌有一部分不是我寫的,比如《等你等到我心痛》、《愛情傀儡》等,對我來說好歌是最重要的。創作一首新歌沒什麼了不起,而創作一首好歌才了不起,所以我自己能創作出好歌當然要用,當我寫出來的作品沒有別人的好時我當然要唱別人的。我怎麼會委屈自己的聲音呢?”


14 Apr 2006


台灣蘋果日報 : 林憶蓮東家被併出輯喊卡
2006-04-14
市場不景氣,讓唱片公司被迫不斷「瘦身」,內部員工面臨合併與裁撤。
繼王心凌所屬艾迴唱片無預警裁員後,
EMI唱片也重整內部,旗下維京唱片併入Capitol廠牌,讓林憶蓮來台發片計劃延宕,而張棟樑的新專輯改版與代言活動則暫不受影響。 
維京納入
Capitol 
維京唱片二次瘦身,傳出旗下員工全部裁撤,昨維京的國內部總監李薇無奈表示,總經理王培榮因個人生涯規劃將離職回韓國,但是旗下八名員工並非裁撤而是併入另一音樂品牌Capitol,至於維京旗下主力藝人張棟樑的新專輯將進行慶功改版,代言計劃照樣進行,暫不受影響。
維京的另一藝人林憶蓮,新輯在去年十一月錄製完成,本預定四月底來台發片,但因這場唱片公司內部合併動作,目前全部喊卡,再加上香港傳出她二度懷孕,目前人在歐洲度假,四月底是不會來台灣了。

-------------------------------------------

補充資料:

by 墨墨 (http://www.sandylam.net)

年初Capitol華語公司成立時就已經預感到這個問題了。其實CapitolVirgin就是EMI旗下最大的兩個流行音樂分廠牌,以前華語區只以EMI公司的title在運作,1997年左右EMI在華語區成立Virgin Chinese,將姚謙從Sony挖來主持。如今Virgin Chinese不景,EMI又如法炮制成立Capitol華語分公司,將Virgin併進去,從華納把陳澤杉挖去主持。年初Capitol就簽了Jolin,孫燕姿和蕭亞軒基本已經決定簽了,如果Sandy真的就此並入Capitol,那不管怎麼說情勢對Sandy的側重會有大影響。不過大家應該還記得《最好的事》時,陳澤杉對Sandy的誠心,相信新公司調整期過後,一切會很好發展。


聯合早報 : 現在流行和舊情人合作

14-04-2006

thanks : fei


16 Apr 2006


星島日報 : 倫永亮潮爆音樂搞笑人生
2006-04-16
倫永亮的音樂才華跟他的性格完全相反。前者是有
可以帶領香港音樂潮流的能力,後者卻是一個搞笑人生。在紅館彈琴彈到整個琴掉在地上,講完電話把手提電話隨手放在車頂,然後走去開車,相信倫永亮都是第一人。但他除了大笑之外,完全不覺得有問題,這才算是遊戲人生嘛﹗
跟倫永亮(
Anthony)做訪問,簡直是一大樂事,整個房間都充滿笑聲,單是聽他說烏龍事,已經可以笑足1日。
Anthony是香港數一數二有名的音樂創作人,他跟梅艷芳、張國榮和林憶蓮等80年代最當紅的歌星合作過。他覺得一切都來得輕易,是個幸運兒。他說﹕「最初接觸這些巨星時,我好緊張,有巨星恐懼症,面對他們時更加擔心,接觸過後卻是另一回事。遇到阿梅時,她已經好紅,還以為她未必會接受我的音樂,原來她很能接受新事物,我寫了很多以前她未唱過的類型的歌曲給她,她竟然一一接受。」
他不敢說自己是帶領
80年代的音樂潮流教父,但他亦同意跟憶蓮創出電子音樂的潮流。「差不多寫給憶蓮的每首歌都很流行,她能夠唱出電子音樂的靈魂。加上她熱愛音樂,對音樂好執著,跟她合作是件開心事。」
雖說
Anthony是個幸運兒,其實他亦遇過不少挫折。86年原本在美國酒廊唱歌、日薪有150美元的他,毅然加入香港樂壇。當時華星有很多當紅歌星,公司花了15萬的低成本為他推出第1張唱片。他笑言﹕「那時我們經常都拿來當笑話,最低的成本,銷量亦最低,只有7千。但我沒有灰心,開始了解香港的樂壇,開始學寫歌,贏了作曲比賽。」
無論是好是壞,
Anthony都是開心地面對。2002年他擔任憶蓮演唱會的監製,正當他彈琴彈得非常肉緊時,整部數碼鋼琴竟然掉到地上,他說﹕「當時個攝影機剛巧影我,我嘗試左手搬起部琴放在大腿上,右手繼續彈,但那個琴實在太重,一搬起少少又掉回地上,我覺得真的好好笑。」說時他手舞足蹈哈哈大笑。
他說﹕「由細到大,很多搞笑事發生在我身上。我試過踏單車,掉進了一個正在挖掘的井堙A有人救起我,但我竟然安然無恙,沒有受傷。又有次我傾完電話,隨手把電話放在車頂便去開車,回到家手提電話竟然仍在車頂沒有丟掉,哈哈﹗這種事發生了兩次。」
Anthony即將舉行演唱會,他希望把他的歡樂帶給觀眾,他找來搞笑高手詹瑞文幫手。他說﹕「有次他在頒獎禮扮鍾景輝,我笑到哮喘病發,他能夠帶給人很多歡樂。」他謂全權會交由詹瑞文自己度橋,他不會加意見,他只知道對方要他倒轉彈琴。Anthony還鬼馬地用自己的姓氏來開玩笑,他說﹕「我本來想演唱會的名字改為『倫樣音樂會』,又或是論盡倫永亮,意思是我很冒失,但怕其他人接受不來而沒有用。」最後惟有正正經經地叫「琴晚夜倫永亮紅館騷」,做個短時間的正經音樂人。